全文閱讀 268:給百里御風生孩子

    一秒記住【草莓小說網 www.cmxsw.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百里御風卻沒有要拿的意思,聲音清冷道:“母后,兒臣剛登基不久,前朝還有很多事要忙,兒臣現在沒有心情選秀。https://www.kingho.net

    洛顏兒立刻勸說道:“皇上,前朝之事不是一天能處理完的,國家那么大,每天都會有很多事要處理,皇上不能拿這個當借口,而拒絕選秀,選秀是延綿子嗣的大事,皇上若是拒絕,那就是大不孝,母后會傷心的。像皇上這個年紀的男子,按理說孩子都能到處跑了可是皇上至今還沒有子嗣,這多讓人著急啊!皇上,你可得抓緊了。”

    太后沒想到洛顏兒居然會這般賣力幫自己勸說,因為從小對兒子的疏離,所以有些話,自己當著兒子的面也不好說太多,怕兒子反感,不高興。

    本還想著若是兒子不同意,自己該如何勸說呢!沒想到洛顏兒居然把自己想說的話都說了。

    “母后覺得皇后說的很對,前朝之事固然重要,抓緊時間繁衍子嗣也很重要。風兒還是先看看這個花名冊吧!若是有不滿的人,可先從中劃去。”太后希望兒子能盡快選秀,多一些新人進宮來,或許能轉移兒子的注意力,讓兒子的心思有時也放在后宮。

    后宮就那么一些嬪妃,還都是之前七王府的,所以他早已看膩了,沒有什么新鮮感,來一些新面孔,希望能有兒子喜歡的,這樣才能避免她喜歡上洛顏兒。

    “母后,兒臣覺得選秀之事還是以后再議吧!兒臣現在只想把心思放在政事上。”百里御風再次拒絕。

    太后看向洛顏兒。

    此刻洛顏兒與太后絕對是站在統一戰線上的,立刻開口:“皇上,這選秀可是大喜事,因為父皇的離世,大家心情都挺不好的,若是能用選秀來緩解一下大家的心情,那這個選秀就應該盡早進行,父皇若是看到皇上為了延綿子嗣而選秀,在天之靈也會很開心的。

    馬上就要過年了,加上選秀,便是喜上加喜。”

    太后滿意道:“皇后說的很對。”

    百里御風很不滿洛顏兒的說詞,剛要開口再次拒絕。

    洛顏兒卻趕在他前面起身道:“母后,既然皇上操心政事,沒時間看這花名冊,那么這個花名冊,便由臣妾來看吧!選秀之事,也交由臣妾負責,臣妾一定幫皇上選出賢良淑德的嬪妃們。”

    太后本就有此意,如此一來,即便兒子有不悅,也會怪到洛顏兒身上,既然洛顏兒主動要求了,她自然樂的順水推舟:“皇后賢惠,哀家深感欣慰,好,選秀之事就交給皇后來操辦吧!”

    “多謝母后。”洛顏兒立刻走到劉公公面前,打開花名冊看,上面不但有秀女的介紹,還附有畫像,洛顏兒忍不住贊美道:“都是大美人啊!皇上,你看一眼,保準你會心動的。”

    百里御風懶得搭理她,站起身,看向母親道:“母后,兒臣還有事,就先告退了。”

    太后點點頭:“好,風兒有事先去忙。選秀之事交給皇后打理,你便不用操心了。”

    洛顏兒立刻拍著胸脯保證道:“皇上放心,交給臣妾,您就等著醉臥美人懷吧!”

    百里御風看向她冷聲道:“母后喜歡清凈,沒什么事,皇后與朕一同離開吧!”

    太后知道兒子有話要與洛顏兒說,看兒子此時的怒氣,只怕是要教訓洛顏兒,開口道:“哀家有些乏了,皇后,你也退下吧!”

    洛顏兒本以為自己幫了太后,太后會護著自己呢!沒想到也是個過河拆橋的人呢!算了,既然接下了這個差事,就算百里御風不滿,也要用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說的他心動:“顏兒告退。”行禮之后,與百里御風一起走了出去。

    走出雪華宮之后,二人走到一處無人的地方,百里御風停下腳步,看向洛顏兒,眸中是滿滿的不悅。

    洛顏兒先下手為強:“皇上,臣妾這么做都是為您好,身為皇上,本就應該后宮佳麗三千,延綿子嗣也是身為皇上要做的頭等大事。”

    “皇后這么盼著朕身邊有別的女人,是不是有別的目的?”百里御風話中有話。

    洛顏兒有些心虛,她的確有自己的小心思,她希望后宮的女人多,她便可以多賣貨,多掙錢,可是這些話,她可不敢當著他的面說,只能苦口婆心的勸說道:“皇上,您這樣說可就誤會臣妾了,臣妾能有什么心思呢!”嘆口氣,故作失落道:“后宮女人多,就多些人與臣妾爭寵,臣妾想想便覺得傷心,不過為了皇上能夠在百忙之中有更好的放松,為了皇室的子嗣,臣妾愿意舍棄小我,完成大我。這也是臣妾身為皇后應該做的。”

    “朕怎么覺得皇后不但沒有傷心,反而很興奮呢!若是朕身邊的女人多了,分散了朕的注意力,皇后便可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比如去追右相,或者與廢太子一同雙宿雙飛。”百里御風覺得她這么做,肯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之前她勸說法悟和鳳舞時,還以為她真的放下了廢太子,沒想到一切都是假象,這個女人越來越會偽裝自己了。

    洛顏兒還以為他是識破了自己要做生意的目的呢!沒想到竟這樣想自己,立刻為自己辯解:“皇上,你怎能如此想臣妾呢!還要臣妾與你說多少次,臣妾已經放下廢太子了,若是你不信,你給臣妾一瓶毒藥,臣妾給廢太子送去,證明一下臣妾的心。

    至于右相,臣妾對他的印象的確不錯,可皇上既然不同意臣妾去追他,這幾日,臣妾也就不想這事了,皇上干嘛一不高興就翻舊賬啊!這可是很不好的習慣,男子漢大丈夫,應該大度些,怎么能這般小肚雞腸呢!”洛顏兒忍不住埋怨道。

    “洛顏兒,朕真的很想撕下你的假面具,看看你的心到底是什么樣的。”現在的她,真的讓他看不清。

    她一直與自己說,她已經放下了太子,可每當自己要相信她時,她卻又做出一些讓自己失望,生氣的事。

    洛顏兒立刻舉手做發誓裝道:“皇上,天地良心,站在你面前的洛顏兒,絕對是真實的,沒有戴任何面目,臣妾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皇上好。”

    “是嗎?皇后難道敢保證自己在朕面前沒有撒過謊?”百里御風看著她。

    洛顏兒點點頭:“臣妾敢保證啊!若是皇上不信,臣妾可發誓,臣妾對天發誓,若是臣妾對皇上不忠心,欺騙皇上,就讓臣妾,天大五雷”

    最后一個字,洛顏兒卻遲遲沒有說出口,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出聲阻止自己嗎?電視上都是這樣演的啊!為何他竟期待著自己說呢!

    這個腹黑無情的男人。

    洛顏兒放下手,可不想為了這么個玩意兒而害的自己遭天譴,泄氣道:“臣妾承認,有時臣妾會向皇上撒個小小的謊,可那都是無傷大雅的小謊,皇上不能因為那些小謊,就懷疑臣妾對你不忠心,對你有不軌之心。

    就拿這次選秀來說,臣妾如此積極,是有一點點自己的小私心,是想宮里的嬪妃多了,臣妾的護膚品便可多賣一些,多掙一些錢,可最重要的臣妾還是希望皇上能遇到自己喜歡的女子,早點延綿子嗣,你沒看太后一提到子嗣,眼睛都放光嗎?她老人家很期待早點抱到你的孩子。”

    百里御風注視著她。

    洛顏兒被他看的心里發慌,怯怯的問:“皇上,您為何這樣看著臣妾,臣妾說的都是真的,這次沒有騙你。”

    “既然皇后如此為朕和太后著想,希望朕能早點有孩子,可皇后是否忘了,自己也是朕的女人,這延綿子嗣,也是皇后的責任,為了后宮太平,朕覺得皇后生下嫡長子,才能避免以后后宮的嬪位為了爭儲而耍陰謀,也可避免將來的皇子們因為皇位爭奪,兄弟相殘。

    所以這個延綿子嗣的重任就交給皇后了。”百里御風看著她,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眼神變得曖昧。

    洛顏兒嚇得趕忙反駁道:“皇上,您這么想可是不對的,其實你和廢太子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廢太子也是嫡長子,可后來不也發生了兄弟相殘爭奪皇位之事嗎?”

    “皇后終于說實話了,你還是在怪朕搶了太子的皇位。”百里御風的臉色冷下來。

    洛顏兒搖搖頭,趕忙解釋道:“臣妾沒有怪皇上的意思,臣妾之所以這么說,是想說,這皇位繼承,不需要非得是嫡出,或者長子,應該是有能力者居之,太子雖然是嫡長子,可是卻沒有一顆仁慈的心,沒有治國的能力,那么這個皇位,他就沒有資格繼承。

    皇上雖然是庶出,但卻有這方面的能力,文能治國,武能安邦,胸懷天下,這才是繼承皇位的最佳人選。

    所以皇上要盡快充實后宮,讓后宮嬪妃們多生孩子,這樣將來才能從眾多孩子中挑選一個最合適的,否則孩子太少,萬一都是無能之輩,那皇上將這天下嫁給這樣的兒子,也不放心啊!

    只有廣撒網,才能收獲最棒的孩子。”

    “朕覺得孩子優不優秀,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取決于母親,廢太子之所以有今天,是因為廢皇后沒有將他教育好。

    所以這孩子的母親很重要。

    不過朕相信皇后回成為一位好母親,因為看看太師府家的三個孩子便可知道,皇上的大哥現在是三軍兵馬大元帥,二哥是大將軍,而皇后是母儀天下的一國之母,天下女子的表率,太師府能教育出如此優秀的三個孩子,說明你們從小接受了很好的教育。

    而在一個有良好教育家庭長大的孩子,將來她也一定會把自己的孩子教育的很好。

    所以朕相信,皇后生的孩子,一定是最出色的。又是嫡出,又能有好的教養和能力,將來被封為儲君,也不會有人敢有異議,這樣可避免很多麻煩。

    所以延綿子嗣之事,就從皇后開始吧!”百里御風難得能一下子說這么多話,可是與現在的洛顏兒相處后,他覺得自己被她逼的,不得不說這么多話。

    洛顏兒聽了他的長篇大論之后,覺得很有道理,可是這個結果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她必須打消他的這個想法,否則自己豈不是很危險:“皇上,臣妾覺得你不能這樣想,其實天下好女子多的是,雖然我們太師府有很好的家風家教,可是臣妾”

    “皇后無需再多言,準備好今晚侍寢便可,朕還約了右相和十四叔談事情,先走了。”不再聽她巧舌如簧,轉身離開了。

    “皇上,皇上,臣妾不要侍寢。”洛顏兒大聲喊道。

    百里御風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突然很期待晚上的到來。

    洛顏兒卻很氣憤,回到鳳安宮之后,立刻去收拾包袱。

    青綰和若蘭見狀,不知道發生了何事,立刻上前詢問:“小姐,發生了什么事?為何要收拾包袱?”

    洛顏兒氣憤道:“這皇宮沒法待了,老娘要走了,不陪百里御風那個可惡的家伙玩了。”

    青綰比較沉穩,詢問道:“小姐不是去了太后寢宮嗎?莫不是言語不當,惹怒了太后?”

    洛顏兒一邊收拾衣服,一邊說:“對付太后,我還是游刃有余的,可是那個喜怒無常,不按常理出牌的百里御風,我真的是防不勝防,本來為他選秀是好事,我極力贊同,結果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不感謝就算了,居然還說晚上要讓我侍寢。

    老娘貌美如花,清清白白的一黃花大閨女,能讓他給糟蹋了嗎?走啦!”背起包袱就要往外走。

    卻被青綰若蘭拉住了:“小姐,你別沖動。”

    洛顏兒氣呼呼道:“我都要成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若再不沖動離開,可就真的玩完了。”

    若蘭趕忙勸說道:“小姐,奴婢覺得這是好事,你為何要走呢?雖然皇上身邊一直有女人,可是皇上卻從未寵幸過任何女人,以前在七王府是這樣,現在即便做了皇上,也是如此,這便說明皇上不是一個好色之徒,而皇上讓小姐今晚侍寢,定是喜歡小姐,在乎小姐,小姐應該高興啊!

    若是小姐今晚被皇上寵幸之后,能懷上皇子,那小姐以后就有依靠了,小姐生下的皇子就是皇長子,將來可是要做儲君的。不管皇上將來選秀是否會遇到能迷惑皇上的女子,小姐一定要趕在其它女人之前生下嫡長子,這樣才能坐穩自己的皇后之位。”

    “你可拉倒吧!誰要給百里御風生孩子?我不喜歡他,為什么要給他生孩子,還嫡長子,皇后之位,老娘才不稀罕呢!老娘志就不在皇宮,老娘要做那天上的鳥兒,水中的魚兒,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才不要在這個華麗的金絲鳥籠里做一只井底之蛙呢!”洛顏兒憤憤道。自己又不喜歡百里御風,干嘛要幫他生孩子,或許有些女人會為了自己的位子,即便不喜歡這個男人,也會給他生孩子,但她洛顏兒可不要做那樣的女人,活的也太沒有自我,太卑微了。

    老娘可是新時代的女性,要活的有自我,自由。

    “小姐,你該不是還未忘記太子,還想著與太子一起離開這里吧?”若蘭擔心的問。

    洛顏兒無奈道:“我說過了,我不喜歡太子,我根本就不記得太子,連他長什么樣都不記得了,你們也莫要再把我與廢太子聯系到一起,我不愿意侍寢,與任何人沒有關系,只是因為與我百里御風之間沒有愛。”兩個沒有愛,沒有感情的人,怎么能干那種事呢!想想就覺得荒唐。

    青綰勸說道:“小姐,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小姐又能逃到哪里呢?若是被皇上知道,將小姐抓回來,只怕下場會更慘,所以小姐要三思。”

    “那你說怎么辦?反正我是絕不會接受侍寢這件事的。”洛顏兒心里嚴重排斥。

    青綰見小姐的決心松動了,趕忙勸說道:“小姐,其實你可以與皇上好好談談啊!皇上絕不會是那種會強迫小姐的人,只要小姐與皇上好好談,皇上定不會強迫小姐的。”

    若蘭贊同道:“沒錯,小姐,男人都是喜歡聽好話的,只要小姐好好哄哄皇上,把皇上哄開心了,小姐說什么,皇上還不都依著小姐。小姐在后宮還有生意呢!就這樣走了,豈不是會損失很多錢,就是要走,也得等小姐有了一定的經濟能力再走啊!”

    洛顏兒仔細想了想二人說的話,覺得很有道理,將包袱往桌上一放道:“行,老娘不走了,老娘要和百里御風好好的談判,我要化被動為主動,不管什么戰役,光靠防守是贏不了的,想要贏,必須進攻。”

    二人贊同的點點頭。

    洛顏兒坐下來之后道:“我要好好的想想晚上如何應付他。”

    御書房,百里御風真的宣了百里南玄和蕭墨塵議事。

    三個人在御書房商議了一個多時辰后,正事說完,蕭墨塵開口道:“皇上,臣還想去后宮見一下鳳舞公主,讓他幫臣稍一樣東西給藍羽辭。”

    說到蕭墨塵去后宮,百里御風的臉色便冷了起來,不悅道:“右相是后宮去上癮了?送東西這種小事,也需要右相親自跑一趟嗎?讓宮人給鳳舞送過去便可,右相就莫要再去后宮招蜂引蝶了。”

    蕭墨塵不解皇上這話是何意,一頭問號:“招蜂引蝶?皇上此話怎講?”

    百里南玄聽到這話搖搖頭笑了,準備安靜的在一旁看戲。

    “右相上次去后宮做了何事,自己心中不清楚嗎?”百里御風冷聲道。

    蕭墨塵還是一頭霧水:“皇上所指何事?臣上次去后宮只見了鳳舞公主,并未見其他人。”

    “真的只見了鳳舞?難道沒有見皇后?”百里御風的語氣明顯帶著不悅。

    蕭墨塵立刻想起了巧遇洛顏兒之事:“皇上這么一說,臣想起來了,臣去后宮見鳳舞公主,的確遇到了皇后娘娘,便談了幾句話。皇上,臣覺得現在的皇后變化很大,與之前簡直判若兩人,不過現在的皇后卻挺可愛的,要比之前可愛多了。”

    “可愛?所以右相是看上了朕的皇后?”百里御風的聲音不自覺的嚴厲了起來。

    蕭墨塵聽了,一臉惶恐道:“臣不敢,皇后娘娘是皇上的女人,臣怎敢覬覦。”

    “可是皇后卻對右相很感興趣,說右相如何如何的出色,還說要追求右相。”百里御風想想這件事便氣憤。

    蕭墨塵聽了,臉上揚起得意的笑容道:“皇后娘娘真這么說啊!那皇后娘娘現在還是很有眼光的,臣的確很優秀。”

    百里御風注視向他。

    蕭墨塵嚇得趕忙自證清白:“不過臣對皇后娘娘可沒有一點點意思,臣覺得皇后娘娘與皇上很般配,之所以那么說肯定也是故意說給皇上聽,引起皇上的注意。”

    “引起朕的注意?”百里御風不懂,在男女之事上,他沒有任何經驗,對女人更是知之甚少。

    “沒錯,這女子都是口是心非的,她們有什么話,不會直接說,而是會旁敲側擊,含沙射影,若想得到一個男人的關注,也不會表現的太明顯,而是會在這個男人面前說別的男人如何如何好,希望能讓自己喜歡的人吃醋,從而看看這個男人是否喜歡自己。

    皇后娘娘故意在皇上面前夸臣,還說要追求臣,肯定是想讓皇上為她吃醋,看看皇上是否在乎她。”蕭墨塵為了讓自己脫身,也是夠拼的。

    “右相說的是真的?”百里御風半信半疑,洛顏兒真的會喜歡自己?在乎自己?

    “不信你問十四王爺。”蕭墨塵立刻拉個人墊背。

    百里南玄無奈的看了他一眼道:“右相說的不全對,但也有些道理,不過這還是要分人的。若是性格直率的女孩子,可能不會這么做,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而若是性格靦腆的女孩子,可能會比較害羞,不會說的那么直接。

    而右相說的那樣的女子,應該是有點心機的女子。

    至于皇后娘娘屬于哪種,皇上心中應該有自己的判斷。”他也不好說什么,畢竟感情之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不能一概而論。

    蕭墨塵立刻幫百里御風分析道:“皇后娘娘肯定是后面兩種,性格內向靦腆,有些話不好意思直接說,而皇后娘娘又是個聰明的女子,有點小心機,所以才會那樣與皇上說。這便可證明,皇后娘娘是在乎皇上的,故意這樣說,只為引起皇上的在意。”

    百里御風陷入沉思,是這樣嗎?他覺得蕭墨塵說的是以前的洛顏兒,而現在的洛顏兒,他覺得更像第一種,很直率,有什么說什么,她說不喜歡自己,喜歡右相,想追右相應該是真的。

    百里御風收回思緒,不想再去想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洛顏兒喜不喜歡自己根本不重要,她的心在誰身上,自己才不在乎呢!但她一天是自己的皇后,自己就絕不會讓她與別的男人不清不楚。

    蕭墨塵看向百里御風,小心翼翼的問:“皇上,您為何突然對皇后娘娘說的話這般在乎了?莫不是,你喜歡上了皇后?”

    “沒有。朕只是擔心洛顏兒又耍花招。”百里御風立刻找了個借口。

    蕭墨塵卻一臉不信道:“可是臣怎么覺得皇上最近有些發春呢!是不是被皇后迷惑了?你說都老夫老妻了,喜歡就直接那什么就行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年前多努力,年后讓皇后給您懷個小皇子,年底皇上就能做父皇了。喜歡就直接些,別再猶猶豫豫了,臣反正是清白的。”

    “行了,沒什么事你們先回去吧!至于右相的東西,讓趙公公給鳳舞送去,也省得右相跑一趟了。”百里御風冷聲道。

    蕭墨塵點多頭:“行,既然皇上擔心臣與皇后再遇到,那臣便不去了。”拿出一封信給趙公公道:“那就麻煩趙公公跑一趟了。”

    趙公公接過信,恭敬道:“右相放心,老奴一定給右相送到。”

    百里南玄和蕭墨塵起身準備離開。

    臨走前蕭墨塵嘴賤的又說了一句:“皇上,沒什么好害羞的,男人就應該主動點。二十二歲才情竇初開已經很晚了,別再磨嘰了,再等幾年,只怕你有心去寵幸一個女人,也沒那么力氣了。”

    百里御風利眸微瞇,冷聲道:“右相,朕看明年的今日是個好日子,不如就做右相的祭日如何?”

    “臣告退。”蕭墨塵嚇得立刻開溜。

    百里南玄搖搖頭笑了,邁步走了出去。

    走出御書房,蕭墨塵和百里南玄一同朝宮外走去。

    蕭墨塵好奇的問:“十四叔,你覺得御風與洛顏兒現在是什么情況?皇上對洛顏兒的態度與之前有了很大不同。以前不管洛顏兒做什么,他都不會在乎,可是現在,即便洛顏兒不做什么,幾句話便能讓他很在乎。

    而且我上次見到洛顏兒,發現洛顏兒變了很多,你說洛顏兒是真的放下了太子,所以才有了現在的改變?還是她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

    百里南玄平靜道:“我并未見到皇后,所以并不知皇后現在是什么情況,但皇上經常能見到她,會做出正確的判斷。我們無需擔心。”

    “若是以前,我才不會擔心呢!可是現在卻不好說了,我擔心御風會被洛顏兒迷惑。你看剛才他的那個狀態,你之前見過嗎?”蕭墨塵有些擔心,若是洛顏兒沒有不軌之心,是真的改變了,那她能引起皇上的在乎,也挺好的,讓皇上嘗嘗愛的滋味。

    可若是她有別的目的,那對皇上是很不利的。

    “御風之前的確不會在一個女人身上浪費時間,或許他對洛顏兒有了不一樣的感情。不過我相信他即便是愛上了一個人,也會保持清醒的,不會被美色所惑,他會顧全大局的。”百里南玄還是很相信百里御風的。

    蕭墨塵嘆口氣道:“希望吧!感情里的男人啊!有時是真的傻,你和睿王妃怎么樣了?聽說睿王妃現在有了很大的改變,你卻變得冷漠了,你們二人是怎么回事?”

    百里南玄淡淡道:“我們的事,就不牢右相操心了。”

    蕭墨塵感慨道:“唉!我還真是個操心的命啊!不行,今晚要去怡香院好好放松放松。”

    百里南玄搖搖頭:“你啊!還說御風該生子了,你與他同齡,卻連妻子都沒有,你父母該多著急啊!”

    “那這沒辦法,緣分之事強求不好。”蕭墨塵可一點不著急,他覺得男人一旦成了家,便失去了自由,他還沒玩夠呢!

    太師府

    夢昭華今日來太師府陪趙玉琴說話聊天,每天期盼著洛璟宸能早點回京。

    趙玉琴拿出一件新做的衣服道:“昭華,這天氣越來越冷了,女孩子要穿的暖一些,快過年了,伯母也不知道要送你什么,所以就給你做身新衣服吧!長輩在過年的時候,都會給孩子準備新衣服,伯母早已把我們昭華當成了一家人,所以也想給昭華準備一身新衣服,不知道這個款式,花紋和顏色,昭華是否喜歡。”

    陳嬤嬤將衣服端來。

    趙玉琴拿起來。

    夢昭華看了,激動的濕了眼眶,伸手去撫摸衣服道:“這身衣服好漂亮,這個紅色是昭華最喜歡的,上面還繡了昭華最喜歡的海棠花,伯母,謝謝你,這件衣服昭華太喜歡了。”

    趙玉琴聽她這么說,開心的笑了:“喜歡就好,快到屋里試試是否合身,若是不合身,伯母再給你修改。”

    “好。”夢昭華接過衣服,立刻朝屋里走去。

    很快便換好衣服走了出來。

    大紅色的衣服上在袖口和領口,低擺繡了精致的海棠花,衣服的款式并不復雜,但面料卻是極好的,簡單奢華,很適合夢昭華這種會武功風風火火的女孩子。

    “快讓伯母看看。”趙玉琴拉過夢昭華的手,仔細的打量,滿意道:“剛剛好,昭華穿上真是太美了。”

    “昭華也覺得這身衣服穿在昭華身上很美,伯母,謝謝你,昭華好喜歡這身衣服。”夢昭華由衷道。

    趙玉琴開心道:“喜歡就好。”送別人禮物,若是收禮物的人是真心喜歡,那么自己也會很開心的。

    夢昭華再次道謝之后,二人重新在桌前坐下。

    趙玉琴嘴角勾起笑容道:“你伯父說,璟宸和璟陽快班師回朝了,過年的時候肯定能回到京城,等璟宸回來,你和璟宸的事,也該好好的談談了。”

    夢昭華羞紅了雙頰,嬌聲喚道:“伯母”

    “昭華可愿做伯母的兒媳?”趙玉琴看著夢昭華問,反正她對夢昭華是很滿意的,就盼著大兒子回來,早點將她娶進門。

    夢昭華羞澀的點點頭:“昭華愿意,只是不知璟宸哥哥可愿娶昭華。”

    “昭華放心,等宸兒回來,我一定讓他去衛國公府提親,讓你們早點完婚。”趙玉琴最操心的便是兩個兒子的婚事,等他們回來,一定要催促他們早點成親。

    夢昭華羞紅了雙頰,可是心里卻燃起了期盼。

    鳳安宮

    下午百里子軒急匆匆的來找洛顏兒:“小顏兒,大事不好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cmxsw.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