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閱讀 第510章 忽然而至誦經聲

    一秒記住【草莓小說網 www.cmxsw.Com】,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走了不知多久,沼澤地難聞的臭氣漸遠,空氣越來越清新。https://www.kingho.net初晨的陽光從云后潑灑出來不久,就升高了溫度,但畢竟已經入秋,不管多熱行路者也不會大汗淋漓了。

    以往這種時候,夢奇是最興奮的,路邊長滿好看的花花草草,他習慣摘一大堆來編花環,給每個人頭上都戴一個。

    然而這次,他安靜得像團移動的毛球,黑母便逗他:“奇弟,我的花環呢?”

    夢奇悶聲答:“秋天了,花謝了。”

    “啊?謝了?”黑母放眼朝遠方望,各種盛開的菊花裝點綠草,恰如其分的顏色間隔很是怡人呢!

    大概是自己也覺得這理由站不住腳,善良的夢奇又小聲嘀咕:“如今人多,我編不過來,總不能就只編三個咱們自己戴吧?”

    黑母嘻嘻笑了,隨意地手往他肩上一搭問:“是咱們快到目的地了吧?”

    “嗯?”夢奇一怔,側頭看黑母,心想咋就啥都逃不出黑哥的小眼睛捏?

    黑母不笑了,嘆口氣道:“奇弟,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智慧城是你的傷心地,在那里,你目睹母親罹難,又失去了整個夢奇族,還有一直將你視為家人,令你敬慕有加的尼凡奇老教授。如今故地重游,傷心是難免的。”

    確實傷心,可只要不捅開,夢奇就還能硬撐,可黑母偏要將話說破,夢奇就受不了了,腦袋一歪靠在他肩上,嚶嚶地哭了起來。

    “臥槽!!”

    黑母也來了盾山那一句,嚇得差點肩一抖把夢奇甩飛出去。如此粘膩,他哪受得了?好心安慰一下毛兔子,怎就惹得他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全往自己身上抹?

    黑母最不善擅長安慰人,遇到這種時刻,通常都由老夫子出馬,他躲在一旁看,可此時老夫子怕冷落了盾山,正與他緩緩走著不知在聊什么,于是這次他只能靠自己……

    “我說奇弟,好啦好啦,這都多少年前的往事了,你還那么計較做啥?人人都說時間能治愈一切傷痛,怎么就治不好你呢?”

    “因為,因為我這不是傷痛呀!哇……”夢奇竟給黑母勸得“哇”一聲大哭,那哭聲震天動地,連不遠處幾朵黃菊都抖了幾下,自然是把所有人都吸引過來了。

    黑母煩得跳腳,就想這家伙又不是小孩了,怎么總表現得如此幼稚?

    夢奇抽噎著答:“黑哥,你不明白嗎?如果僅是為往事感傷,這么長時間過去我確實會好多了,可……可讓我難受的是以往犯下的過錯,如果不是因為我中了毒,干出那么多天理不容的壞事,夢奇族就不會消亡,智慧城也不會一夜就毀城!”

    夢奇一頓哭訴,黑母明白他悲從何來了,頓時啞然。負疚感是所有負面情感中最難消除的,這他可是深有感觸,所以更不知該如何幫夢奇了。

    老夫子已甩著白胡子走過來,故意裝出責備的語氣問:“黑母,你是不是又在欺負夢奇呀?他怎么給你弄哭啦?”

    “我……我沒弄哭他,他是給……”

    “咳咳~”

    老夫子一個勁擠眼睛又清嗓子,黑母心知他是在要自己配合,不好又扔喉片過去,只好站起身,那意思是“你行你來!”

    老夫子對夢奇過往的經歷了解得透徹,笑瞇瞇蹲下身道:“夢奇呀,咱們馬上就到智慧城廢墟了,你媽媽、塔胡老爺爺、尼凡奇老教授,還有許許多多的人,都在等著咱們這支七人,哦不對,是八人小隊呢。”

    老夫子故意提起這些人的名字,會不會是雪上加霜,更加令夢奇寸步難行?黑母挺擔心。

    不過很快就證明老夫子的勸慰法是正確的,夢奇竟抹干眼淚,站了起來,連連點頭道:“不錯,不是給往事殺死就是在回憶中崛起,我要做后者,不能再那么恥辱地活著,否則死去的人真會因我而失望了!”

    這么快就能幫人振作起來,一行人對老夫子刮目相看。黑母躲在一旁卻大為慚愧,只有他最清楚,老夫子之所以能勸住夢奇,并非是因為聰明,而是基于對夢奇的了解。夢奇如此信自己,依賴自己,自己對他還不如老夫子了解得深,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哄嘛咪嘛咪么……”

    梆梆綁~

    梆梆綁~

    “這……這是什么聲音?這附近有和尚廟嗎?”

    黑母猛然驚起,警惕地向四周張望。可這兒只是連接沼澤地帶與沙漠的一片原野,面積不大,十分開闊,就算難以一眼望盡,若有高高建起的寺廟在此,也不可能藏得住。

    魯班七號精靈,瞅見黑母神色不對便問:“黑哥,你這是怎么了?怎么頭發都要豎起來了?”

    黑母抹了抹前額,問道:“各位就沒聽見什么奇怪的動靜嗎?”

    “動靜?怎樣的動靜?”鐘馗接話,明顯他就是沒聽見。

    其余人等皆搖頭,包括夢奇,唯有蘇烈沉吟不語。

    蘇將軍本來就不是愛嘰嘰喳喳之人,他保持沉默很正常,就只有鐘馗覺得不正常,問道:“蘇將軍,你的耳廓轉了幾轉,莫非是也聽見了?”

    蘇烈微微點頭,竟表示,“是”!

    黑母再聽,四野卻又歸于寧靜,好一派秋高氣爽的清涼……忙拉住此處唯一與他相似的人問:“蘇將軍,你聽到的是什么?快告訴我!”

    蘇烈簡言之:“是誦經!”

    “啊?!”黑母魂都要飄出來了,又問夢奇:“奇弟,智慧城廢墟離咱們還有多遠?”

    夢奇估了一估道:“大概不到百里吧。”

    黑母先是驚懼,但接下來,黑臉上五官往一塊擰,說不清他是在哭還是笑了。

    老夫子再顧不得勸慰夢奇,越靠近目的地他就越緊張,這時叫黑母鬧得白胡子又要往天上飛了,問道:“黑母,你要是想到啥或聽到啥就快說出來,別老叫咱幾個猜呀!”

    黑母沉沉道:“這聲音,我在剛來起源地球不久就聽過。正是因為它,我才發現了藏在石碑里的孫悟空,并指引人類去解救他。”

    “孫……我猴哥?”夢奇早已收住悲聲,可聽到黑母之言又傻了,心想此處離廢墟還遠,孫悟空怎么可能出現?

    手機用戶請瀏覽 http://m.cmxsw.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