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開武舉

同行是冤家,當一個國家,與另一個國家的產出完全相同的時候,那他們就是冤家中的冤家,薛延陀在不斷的擴張吸收中,已經是大唐旗下一個人口達到了將近兩百萬的超大游牧民族汗國。

以前他們的人口,也就剛過百萬,喂養的牛羊,也就是幾百萬頭,,我就放心了,其實,這段時間,向朝廷表達了臣服意愿的王國,不下三十個,他們的實力雖然不強,但總人口加起來,至少也有七八百萬,只是現在,臣服的條件,還在具體談而已。”

“凡是想要從咱們這里得到好處,而選擇臣服的,都未必是真心臣服,其實可以暫時不理他們,按照咱們自己的戰略步驟,有節奏的接受預期之內的王國臣服就行。

你要知道,咱們一旦開始將這些小王國的地盤并入大唐領土,勢必會引起西方幾大帝國的不滿,他們現在之所以對大唐這么友好,大量采購咱們的商品,是因為咱們大唐雖然強大,卻并沒有向西域擴張,靠武力去侵占他們的利益,他們也樂得賣咱們個好,通過與咱們商貿,強大自身的實力。

而暫時放任這些國家存在于他們幾大帝國之間,像拜占庭帝國,為了避免本國的國力受損,就會讓這些臣屬小王國,幫他們抵擋大食人,這些使得那些小王國,與他們離心離德,心向咱們大唐。

最完美的擴張,不是給利益這些小王國的國王交換而來的擴張,而是得到這些小王國治下的百姓民心,讓他們不再那么容易脫離我們,至于那些土地,人心都是我們的了,它還離成為我們的,還遠嗎?”孫享福發表了一下自己的觀點道。

李承乾點了點頭道,“老師之言有理,回頭,我給他們回復的時候,會做一些調整,此外,學生還有一事要請教您。”

孫現很是干脆的道,“你說吧!”

李承乾依言道,“此前,我在長安監國的時候,有朝臣上奏,請開武舉,選拔武官,可是,岳父大人看了奏折之后,卻直接建議我拒絕,不知,老師以為,該當如何?”

李承乾所說的岳父大人,自然是現任兵部尚書侯君集,他現在,是將門的絕對代表人物,他建議李承乾拒絕,也就是說,開武舉,威觸犯到了他們將門的利益。

此前,開軍事學院的時候,他們這些將門勛貴那是舉雙手贊成的,這些人家里別的不多,就是兒子多,朝廷開了軍事學院,不讓他們將門子弟入學就讀,這肯定是說不過去的,而大家都知道,大唐未來的武官,必出軍事學院,也就是說,這個軍事學院開起來,能夠讓他們將門團體的權力,地位,得到很好的傳承。

可是,開武舉就不同了,那是面向全天下選拔人才,會成為寒門子弟的晉升通道,打破他們將門子弟獨霸武官權力,將其世代傳承下去的美夢,這他們自然就不會贊同了,侯君集作為將門的代表人物,自然是要被推出來,維護將門的利益的。

而且,侯君集是李承乾的岳父,李承乾天然的支持者,李承乾肯定是不好出言拒絕他的,所以,這事就一直拖延了下來,包括后來李世民回朝,李承乾都沒敢再提起這事,因為,不了了之,是將門團體最希望看到的,只要他再把這事提出來說,就是代表他不同意侯君集的建議,損害了將門團體的利益。

而李承乾把這個事情拿出來問孫享福,意思很明顯,就是他內心里認為,開武舉,是于國朝有利的好事,兵權如果世代掌握在這些現有的將門手中,于國來說,肯定不是好事,沒有前程上面的擔憂,他們會腐化的非常快。

所以,在李承乾心目中已經有答案的情況下,孫享福其實不需要教他怎么做,而是問道,“人心,從來都是不知足的,他們在你這里爭取到了利益,就肯定還會繼續在你這里爭取利益,你要一直滿足他們嗎?”

李承乾搖了搖頭道,“不能,將門做大,危害不小。”

孫享福點了點頭道,“任何一個利益團體做大,都有危害。你知道,你大伯李建成在爭位之戰中,為什么輸給你父皇么?”

突然聽到孫享福這么問,李承乾遲疑道,“這個,我當年還年幼,對過程知之不詳,或許,是因為大伯他太咄咄逼人,父皇不得已,而反擊的吧!”

這個問題,到現在為止,還是大唐的禁忌,無人敢提,所以,即便是李承乾現在懂事了,對當初的局勢,也知道的不詳細。

孫享福卻是直言道,“你大伯他并非沒有才能,而是他太顧忌各個利益集團的感受,導致了手底下聚集不到真正為國家著想的人才。

他把指望,都放在一些只為自己的利益著想的世家門閥之人身上,做事就會束手束腳。

而你父皇不同。

他一心為公,手下聚集的,都是有志之士,做事從來一往無前,從來不束手束腳。

所以,在平滅前隋暴亂的時候,他能夠戰功赫赫,逐漸占據軍事,政治上面的優勢,而且,在成功幾率不高的關鍵時刻,有人敢為他豁出性命,冒險發動,最后成功。

你今時今日的地位,是某一個利益團體能夠動搖的么?

絕對不是。

你是嫡長正統,政治功績卓絕,天下百姓皆知,沒有錯處,連陛下,也動搖不了你,何況其它利益團體。

所以,你千萬不要學你大伯,受那些表面上支持自己的人的影響,你在做事的時候,維護了他們的利益,就損害了國家的利益。

當你這個太子習慣為了某個利益集團說話的話,那么,就將得不到除這個利益團體之外的人才的支持,甚至,把他們推到自己的對立面,為了一個利益集團,而放棄天下才俊,可是非常愚蠢的行為。

所以,作為儲君,未來的皇帝,你應該考慮的,永遠都是國家和所有百姓的利益,而不是某個利益團體的利益。”

李承乾聞言,恍然大悟,拱手行弟子禮道,“多謝老師為學生解惑,回頭我就將此事奏報給父皇,若能成事,天下想從武的寒門子弟,便有了一個出頭的機會。”

孫享福將其扶起道,“咱們師徒聊天,不必那么多禮,在為師看來,開武舉,在未來,是一種必然之勢,因為國家有需要,皇家,朝廷中樞,更加有需要,等你將這件事情匯報給陛下的時候,他會告訴你原因的。至于怎么開,也有很多門道在其中,你要多與你父皇交流。”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