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3章 去云南

三四月份,山南道地區很多作物都可以種植,而北方大地的春耕,也開始忙碌起來,等到他們將分配過去的種子都種下了,是好是壞,就等著看結果了,只要這些種植沒有水土不服,能夠正常的出苗,以農門子弟或者農學生的水平,就基本都能夠保證其成活,取得一定的收獲。

孫享福的工作是三個種植區中最忙的,那幾樣適應力較強的大田作物,他根本就不用擔心,但是許多特殊作物,都需要因地制宜的選址,開荒種植。

“這邊的鬼天氣實在太熱了,老師您先歇會,喝點綠豆湯吧!”一身汗津津的李泰,將一碗冰鎮的綠豆湯遞給了孫享福道,最近他跟著孫享福參與農忙,倒是黑瘦了一些。

在嶺南的山林里開辟種植園,可比孫享福想象的還要難的多,不說炎熱的氣候,殺不盡的蚊蟲鼠蟻,光是那些不時的會冒出來襲擊人的猛獸,就需要經常組織人手去獵殺,關鍵是這些東西還沒完沒了,殺完一撥,又會再來一撥,逼得孫享福不得不放大招了,圈定范圍之后,放火燒地。

不過,在原始深林里放火,必須要非常小心注意,對于所有屬下的人清理出來的隔火帶位置,他都需要親自檢查,排除危險,有的地方不放心的,檢查的時候,他還會親自動手,加強修整。

“做事情,就不會樣樣都簡單,尤其是農業活,像咱們目前這樣一片一片的弄,要把所有的種植園都開辟好,只怕得好幾年,得想辦法,另辟蹊徑。”

孫享福丟下了挖土的鐵鍬,接過李泰遞過來的綠豆湯便猛灌了下去,在嶺南這種炎熱的天氣環境里,如果不及時的補充降暑飲料,很容易中暑昏迷。

“主要是咱們人手不夠多,要是像在山南道筑垸田的時候那樣,發動一兩百萬人來一起弄,那就快了。”李泰用勺子,再度從裝綠豆湯的大桶里給孫享福的碗里添滿綠豆湯道。

“嶺南的產業比較多,百姓們本來就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非要讓他們把事情都放下,來幫咱們干活,那代價就太大了,這幾天我就在琢磨,或許,我應該往云南去一趟了。”到了第二碗的時候,孫享福就不再喝的那么猛了,一邊小口喝,一邊道。

李泰有些不解的問道,“去云南干嘛?”

孫享福答道,“那邊的天氣,是四季如春,這里能種的作物,那邊也都能種,而且,今年那邊已經開始大批量的開梯田了,其實有好多作物,咱們可以把種植園,放在他們那邊,算起來的話,那邊的人手,可比嶺南這邊寬裕的多。”

現在的云南,道路不好走,而且缺糧食,將高產的作物早些引進到那邊,教會當地百姓種植,很有必要,畢竟,云南諸部加上一些新歸降的南方南林地帶的部落,可是有兩百多萬人口。

“您之前不是已經派了不少農學生去那邊了么,派人送一些種子,再把這些作物的生長習性告訴他們,讓他們自己種子不就行了嗎?”李泰言語之中,有些不希望孫享福離開嶺南。

“這些新作物,就是農門的子弟,也是從來都沒見過,何況是那些農學生,所以,我還是要去看看的,這邊的話,劍麻和橡膠樹種下之后,我把二小放在這里照看就行了,他雖然平時話少,但是種植水平和領悟力還是很高的,至于其它作物,都不是急需的,咱們可以慢慢來,反正我去云南那邊,也就是統籌安排一下,過幾天就回。”孫享福喝完了綠豆湯之后,將碗放下道。

云南那邊的天氣,尤其是靠南邊的地區,非常的適合種植很多作物,基本都不需要去趕什么季節,像橡膠樹的話,種在天氣更加炎熱的交趾沿海,可能會更好,反正種子有多,分幾處試種,效果可能更好。

“那,我就通知人手準備快船了,您可得快些回來,這邊,等要開發的地燒好,將周邊的野獸驅趕一遍之后,我們就開始建屋了,您說的那個‘堡壘式多元化養種住一體型’農莊,設計的很復雜,還是得您親自過來盯著比較好。”

所謂的堡壘式多元化養種住一體型農莊,就是孫享福根據嶺南現在的特殊環境,借鑒了后世嶺南的圍屋,碉樓,設計出來的一個即方便大家種植,養殖,又能夠保證大家生活居住區安全舒適的大型土木建筑。

它建成之后,能夠以村為單位,集中生活幾十到上百戶人家,圍屋加碉樓的設計,使得它一旦關閉上了大門,就算是山賊土匪想要進來,都難以攻破,更加別說那些毒蛇猛獸了。

事實上,類似的建筑,本就始于兩晉隋唐時期,不過,孫享福又加入了很多現代人的理念進去,使其能夠更安全的存在于深山老林的同時,也更加便于生產。

首先他的選址要好,不光是要在農田中央,取水方便,視角開闊,還要排除受到山洪或者泥石流沖擊的可能。

其次,所有的出入口,即便是白天敞開的時候,也都采用像迷宮一樣的回旋式進出口,即便是有野獸想在白天大門沒有關閉的時候進來,也容易給套在這個設計別致的門洞里,這是碉樓的一些建筑藝術。

它還有很多碉樓的特長,比如一樓的挑高會很高,而且,不住人,可以用來養雞鴨,牛羊等家禽牲畜,只需要引一條水進入圍屋墻角的沙子過濾池,清水從沙子中過濾到院內,不僅能夠供雞鴨牛羊牲畜飲用,還能用來清洗這些家禽牲畜的居住地,按照清理的比較頻率,有高達五米的挑高空間,和向內面基本敞開通風的情況,一般不會有多大的氣味,畢竟,這里的養殖規模也不會很大,就是供生活在圍屋的人自己食用,或者耕種的時候使用而已。

清理一層牲畜棚的污水,以及那些牛羊雞鴨的糞便,會順著一條有高低設計的排水道,直接流入之前挖好的超大化糞池用作瀝肥,樓上的排污系統,也是連接化糞池的,反正嶺南早就能制作沖水蹲坑,馬桶,陶管之類的排污下水系統了,還可打按壓井,可以直接將水壓到樓上,供大家使用。

而且,人不是居住在二樓,而是在三樓,因為二樓是農具或糧食倉庫。

從一樓上二樓,也不是樓梯,是可供板車通行的大斜坡環繞而上,嶺南的天氣潮濕,尤其是南風天的時候,可不能將糧食作物放在一層,或者貼著地面存放,那樣很快就會發霉。

即便是在二樓,也是要放在搭好的木架子上,架子下面放防潮的石灰袋,再用干草席圍上兩三層防潮。

三樓才是住人的地,用厚瓦蓋頂,內外兩側都開大窗,不僅通風涼快,不會受一樓家禽牲畜房的氣味影響,還更加干燥一些,長期居住在這樣的地方,人會更加健康。并且,地方高了之后,文蚊蟲也會少的多,殺蚊滅蚊,更加簡單。

到時候,大家只需要坐在家里,就能居高臨下,俯視分布在圍屋四周的田地,有人,或者有野獸想要靠近,遠遠的就能看到,還能通過顏色,高矮等方面的對比,看到莊稼長勢好壞,可謂是絕佳的田景房。

圍屋中間是圓形的大曬場,以及休閑運動區,平時會放一些太陽能鍋子,燒燒飲用水,曬曬柴火啥的,農忙的時候,才會用來曬作物,這樣的一個建筑建起來,基本能提供生活在這里的所有居民的大多數生活需求,再配備一定獵殺猛獸的武器,就妥妥的了。

這種集中式居住,也能夠讓他們集中在一起狩獵和耕種,危險程度降低很多,比原先很多居住在城外,零零散散用木料搭架民居居住的民戶要安全的多,舒適,干凈程度,也完全不在一個層次,幾乎達到了這個時代,在嶺南這種環境下,除居住在大城池以內的最好的程度。

畢竟,那些居住在城池里面的人,都是以經商,務工為生的,而這個社會,不可能讓所有的人都去經商務工,農業生產,才是大家生存的基礎保障。

第一個塊種植園的雛形基本出來之后,孫享福就帶著一些種子,登船往交趾去了,這些建筑,能夠保持嶺南地區百姓長久的平安穩定,馮盎知道它的意義,也把其中的道理,跟李泰講解了一些。

今后,它就會像山南道的垸田一樣,在嶺南道各處開花,將這片土地逐漸的開發成一個人類宜居,產出穩定,百姓安全舒適的好地方。

現下嶺南船廠這邊制作船,在海況好的情況下,一天不能行駛五百里以上,那都不叫快船,因為這邊通往交趾郡,日南郡的航線,在他們頻繁的往來之下,已經越來越科學,所以,不到兩千里的航程,日夜行船,三天便到了,用后世的地圖來看的話,船隊,只是從廣州灣出發,從廣西沿海經過,到了越南的下龍灣登陸而已。

孫享福沒有直接乘坐大象去云南,因為他登陸的這片區域,幾乎是整個亞洲最適合種樹的地區,船隊從南美洲帶回來的橡膠樹,蛇桑樹,可可樹,后世被命名為巴西堅果樹的樹種,都可以在這里種植,只是因為人手有限,孫享福只是順道勘察了一些不錯的場地,就不得不放下了,等到返程的時候,倒是可以讓舍龍派一些人過來這邊做開發。

在原始深林里穿行,即便是有大象代步,那也是很受罪的,直到四月中旬,李承乾帶著欠了大唐一屁股債的西域諸國代表團,從渭南登船起行南下的時候,孫享福才抵達云南郡的治所大理城。

這里,現在可不是后世的旅游約pao圣地,實際上,它比這幾年快速開發的嶺南要差的多,因為,這里的百姓雖然漢化程度不輸給嶺南,但他們沒有嶺南那么多的產業,沒有像嶺南這幾年對外溝通的那么頻繁,經濟實力,也不允許他們像馮盎那樣,砸錢請人來教漢語,教生產知識,搞全民醫療保障之類的,就是連大理城,舍龍都折騰了兩三年了,也只是修建了一個大概,離修好,還遠的很呢!







ps:書友們,我是愛吃魚的胖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