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統治的意義

或許這個時期大多數百姓的智力水平都不高,但其中肯定有聰明人,孫享福只需要給他們打個樣子,開個頭,相信,就會有各個行業有訴求的人找上長孫無忌。

然之后,長孫無忌就會發現,從一個不是很重要的音樂學院,會延伸出很多個學院,然后,這一方面的麻煩,會源源不斷,而肇事者孫享福,已經逃離了現場。

次日上午,孫享福在運動會的主會場看了一下場地之后,就裝著沒事人一樣,享受了長孫無忌的一頓送行大餐,揮一揮衣袖,走了。

長江的春水很足,他的船走的很快,所以,當長孫無忌的總管衙門,被一堆舉著請愿書的百姓圍堵的時候,他已經在千里之外了,而在各方向行情向好的情況下,突然碰到這種事情,讓長孫無忌還有些懵逼。

可是,在看過為首的那個老漢所持的請愿陳情書之后,他卻覺得寫的好有道理。

首先從市場需求講起,江陵城那么多間酒店娛樂場所,那么多游船,都需要樂師藝人,然而,文工團的專業藝人,有朝廷專業培訓,專門使用,很少到社會上長期從事這種服務行業,這導致了隨便一個人,會兩手野路子,都能靠這門手藝吃飯,因為市場有巨大需求。

可這不是長久之計,會拉低了整個行業的服務水平不說,對于其它相關產業的發展,也是很不利的,你想想看,游客們在游船上聽不到好的樂曲,他們還愿意經常去游船上游玩么?不去游玩,那里來哪么多消費,朝廷的稅收,豈不是要減產,江陵城的繁華景象,豈不是要褪色。

游客們愛追捧頂級歌舞大家,使得她們的身價越來越高,使得各個需要用到他們的經營場所的經營成本越來越高,這樣好么?

這個問題就讓長孫無忌想到了望江樓江陵城分店招樂師,歌舞藝人的問題,有水平的,都進了文工團,剩余的,稍微還行的,都會被各個酒店娛樂場所高價相爭,從歌手到樂師,都是如此。

沒辦法,場所多,藝人少啊!人才供給不能滿足市場需要引發的問題,也就是望江樓有朝廷背景,時常能靠關系請到文工團的頂尖藝人出場,才把局面維持下來,其它酒店行業,現在可是為這個事情像打仗一樣,為了邀請一個歌舞大家,臉紅脖子粗的情況,天天都有,誰家的營生,都有這樣的服務需要。

而大唐現在掙錢的路子太多,百姓種田也好,務工也罷,都能賺取不低的收入,從事這一行的人本來就少,就讓整個供需結構更加的不協調,難以為繼了。

總體算來,現在江陵城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可不少,每個大酒店和娛樂場所都有一個班子,每個游船都有那么幾個樂師,以江陵城的酒店娛樂場所和游船數量來看,至少過萬人,每個月都會為朝廷創造好幾百貫的稅收,這已經不能算是一個小行業了,關鍵是,這個行業,它是給江陵的酒店,旅游產業增加助力的。

看著看著,長孫無忌就從這封請愿陳情書里面,看到了孫享福的味道。

“呵呵,開設一個音樂學院,請專業樂師,歌手,來培訓更多的民間曲藝人才,倒是個妙計。”

長孫無忌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如果天下間,就我江陵城有一所專門教百姓音樂的學院,那么,是不是天下想學樂曲的人,都會匯聚到我江陵城來?

對經濟發展的領悟已經較深的他,太知道人口聚集的重要性了,這就是財源啊!

于是,他將那老漢的陳情書收入懷中之后,朝大家高聲道,“你們的意愿,本官已經知曉,對于你們這個行業的發展,本官也是十分重視的,稍后,本官會根據你們的需求,出臺一些應對方案,盡量滿足你們需要,你們及時關注府門前張貼出來的告示就行。”

“如此,我等就多謝長孫總管了······”

數千百姓,發自內心的行禮感謝自己的場景,讓長孫無忌有種飄飄欲仙的感覺,這可是老百姓對他的愛戴啊!所以,這事,他必須得辦成了。

“長孫淳,派人請虞太樂回城一趟,我有事情跟她商量,另外,讓那幾個建筑任務快要做完的工程隊的管事之人,到總管府衙門來,我有新任務交待給他們。”

音樂學院,它并不在朝廷的教育體系以內,就跟孫享福最初弄出來的農學院,楊氏弄出來的工學院,淮南四家弄出來的商學院一樣,屬于民間自建的教育機構,只要不是教一些違法的東西,給朝廷奏報一下就行了,不需要經過朝會批準,以現在長孫無忌的名望和朝堂勢力,可沒人去找他的不愉快。

所以,江陵城的音樂學院,只需要他長孫無忌拍了板,就能立即投入建設,因為,他長孫無忌有的是錢,而以江陵城內現在百萬人數的建筑工程隊,只要修建的規模不太大,不弄什么太高大上的樓房,幾個月,就能保證完工,他找虞秀兒,只是想借用她屬下文工團的一些專業人才,提前為音樂學院的師資力量做準備而已。

而且,長孫無忌還存在一絲幻想,如果未來音樂學院的效果好,他也想將其推動成像農學院,工學院和商學院這樣,被納入朝廷教育體系的一支,這對他們長孫氏的聲望,可是有很大幫助的,畢竟,音樂學院出來的,都是搞文藝宣傳工作的,掌握著一定的社會輿論。

南下的水輪船上,孫享福并不知道自己靈機一動的計劃,這么順利,當然,音樂學院不是最終目的,幫長孫無忌把音樂學院建起來的工人,要是能夠想到讓長孫無忌再建一座建筑學院,那就完美了。

這些事情,交給有私心,有財力的長孫無忌去做,更加容易成功,因為,名下沒有產業的孫享福,手里也就是孫小妹交給她的三百萬多萬貫,長孫無忌代表地方政府引進農作物的費用,可以動用,這些錢,到了嶺南,還未必夠用。

然之后,他就看到了李泰慢悠悠的從袖子里拿出來的一疊大額存票。

“你這是干啥?”見到李泰將那疊存票遞給自己,孫享福有些意外道。

“我知道老師去嶺南,是要發展新作物產業的,所以,所以這些錢,就當是我的入股資金,不多,就二十萬貫,您到時候看著算股份吧!”李泰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長孫無忌將這些錢交給他的時候,可是提醒過他,要注意言辭,孫享福現在恢復官爵了,手上沒有賺錢的產業,肯定會想辦法開辟新的產業,因為他這樣的人,不會習慣做窮人的,而且這次是他親自去,那肯定是大產業,未必愿意別人去分他的利益,必須得講些情面關系。

孫享福聞言,開口問道,“這些錢,是長孫總管給你的?”

“是,也不全是,里面有一半是這些年父皇給我的賞賜,還有我的俸祿。”

李泰此前可是很得李世民夫婦寵愛的,而且,按照現在的標準,親王每月享受一千二百貫的俸祿,李泰在山南道種稻這幾年,吃穿用,都靠自己動手,完全都沒有用過,應該說沒有機會用過,這些錢,可都是被攢了下來。

“那你可得想好了,這次我去嶺南做的產業,可未必是有多賺錢。”孫享福故意道。

“不賺錢,我也愿意跟著您賠本,舅父說了,我想要在嶺南站穩腳跟,就必須在那邊有一些產業,與當地人多產生一些交集,就是貼錢幫他們搞發展,也在所不惜。”李泰見孫享福沒有收錢,有些緊張的解釋道。

聞言,孫享福卻是又擺出了一副教育他的架勢道,“你要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去嶺南,可管不好事情,任何事情,它都需要一個在大家都獲利的情況下,才能長久的發展下去,行了,這些錢,我就收下了,算在我這次帶過去的總股本中,你占二十萬股,我代表農門,占三百二十萬股,之后有其它資金進來,再算。”

見孫享福接了錢,李泰終于松了口氣,又開口道,“孫師,在嶺南,馮家就是最有錢的,你在那邊做產業,帶上他們,就肯定會有足夠的資金。”

孫享福聞言一愣道,“得,我這還成了你搭上馮家的敲門磚了,長孫總管該不會是教你巴結馮家吧!”

李泰搖了搖頭道,“當然沒有,只是我自己覺得,馮家在嶺南根深蒂固,民望頗高,我若不與他們打好關系,只怕不能夠順利接手嶺南的權利。”

孫享福笑著指了指李泰的大胖腦袋道,“你呀,如果看問題都只是這么淺顯,做到州道總管,就算是到了頭了,往后的官,會越做越小的。”

李泰聞言不解的問道,“孫師這是何意?”

孫享福答道,“因為啊!你總是看不到問題的根本,馮家為什么會在嶺南有民望?他們可不是所有獠人,夷人的祖宗,前些年,他們父子還提著刀,帶著兵,到處絞殺各種不服呢!

他們之所以有現在的民望,是因為他們在嶺南做的事,他們在為老百姓做事,讓老百姓們的生活過的越來越好。”

李泰聞言,恍然大悟,道,“所以,我到了嶺南,也不是要巴結馮家,接收他們手上的權利,而是同樣要為老百姓做事,發展自己的民望,從而,名正言順的擁有自己的權力?”

孫享福點了點頭道,一副孺子可教的語氣道,“沒錯,老百姓的感受,其實挺直接的,誰對他們好,他們就喜歡誰,你如果只是想要通過交好馮氏,而達到掌控嶺南的目的,就落了下乘。

身為皇家嫡子,代表陛下統御地方,怎么能巴結臣子,與地方勢力結成一氣呢!

你只需要給他們這些有功之臣,足夠多的尊重就行了。

相信長孫總管除了給你錢之外,還跟你說過一些別的吧!”

李泰點了點頭道,“說過,他說,從我在嶺南上任的一刻起,這片地方,才真正的開始民族融合,此前做的那些,不過是一些利益合作,打破了兩地百姓的隔閡而已,只有嶺南的百姓,打心里接受我們漢人的統治,才是父皇最愿意看到的結果。”

孫享福點了點頭道,“長孫總管說的沒錯,而你先前,理解錯了,你還沒有搞清楚‘統治’的意義是什么,那可不只是簡單的讓當官的聽你的調配,當地的士兵的聽你的指揮這么簡單,而是要當地所有的百姓向你歸心,向大唐歸心,把自己當成大唐的一部分。

所以啊!到了嶺南之后,你應該放低自己親王的架子,像在九垸縣一樣,和百姓們玩到一塊,樂到一起,增加他們對你的認同感,對皇室,對這個國家的認同感,就像此前陛下和皇后娘娘南巡的時候一樣,他們與百姓們一起唱歌跳舞,為他們過上美好生活,而做了很多努力。”

李泰聞言,深有所感,躬身下拜道,“泰,受教了。”

bq




最快更新,閱讀請。







ps:書友們,我是愛吃魚的胖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