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書畫

剪紙和積木,只是游園會最初級的兩個項目而已,由低年級的學生完成,不過,只是通過這兩個項目,孫家的幾個小家伙對于學校的反感程度,已經小了很多。

然之后,他們果然看到了他們最討厭的書寫類的東西,只見一張張課桌上面,鋪滿了紅紙,許多十二三歲的高年級學生,正用毛筆在紅紙上面筆走龍蛇,大多數脖子上戴著紅圍巾的官員,學子們,都圍在這里,看了好一會積木搭屋之后,和孫享福匯聚在一起的長孫無忌也圍了上來,和之前到來的那些紅圍巾們一樣,他們也不出手,就看孩子們寫。

“安居樂業家家春滿園,豐衣足食戶戶喜盈門。”

“百花爭艷風景無限好,萬象更新江山分外嬌。”

······

各種春聯,被孩子們書寫在紅紙上,待墨跡稍干,便有百姓喜滋滋的拿走。

“您等一會,這副我還沒寫橫聯呢!這聯的左右,您分的清楚了吧!橫聯,是貼門框中間的,位置要貼正,大門用這長聯,屋內房間的小門,就用這些短簾,您家里有幾間正房,我就幫您寫幾幅短對聯,拿了對聯,您可以去教室那邊的門框上看看該怎么貼。”

一個排隊等候拿對聯的百姓,一看到其中一幅的墨跡已經干下來,便喜滋滋的準備上去拿走,卻被那個寫對聯的學生攔了下來,一邊解釋,一邊指了指教室方向道。

“好好好,我家里住的就是垸田安置房,有左右兩間正房,小先生你都給我寫上,讓我家里也沾沾文氣。”那百姓聞言,喜滋滋的站住了身形,給寫字的那個學生行了個抱拳禮,不再急著走了,而是眼巴巴的看著那寫對聯的學生寫字,顯然,他要是認字,或者自家的孩子會寫字,也不會對這對聯表現的這么渴望了。

“既然是安置房,那么,廚房的門框,也能貼,我就給您寫三幅短聯吧!這樣都可以貼上,不過,我寫了,您可要會念,不然,家里有客來了,問您貼的這些對聯寫的是什么內容,你說不出來,那豈不是很丟人。”

“念?可我,不會認字啊!”那隔壁縣來的百姓有些尷尬的攤手道。

“對聯都很簡單,就兩句很順口的話,您先背會,然后對照著上面的字,一個一個對上就好······”

“那好,那好······”

這樣的場景,在操場上各個書法攤位都在上演,自然是落在長孫無忌和眾多圍觀的官員們眼中,孫享福對這種情況,是早有所料,見長孫無忌他們向自己看過來,便放開了牽在手上的孩子,讓他們自己在校園里撒歡,自己上前去給他們解釋,反正家里的護衛和縣里的衙役在校門口把守著,都認得他們幾個小家伙,丟不了。

“將貼春聯這樣的活動,運作成民俗,推廣到每家每戶,也是一種變相的教百姓們認字的方法,而且,這些春聯的寓意都很好,能夠激發百姓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會讓他們在平時的生活中,更加和善豁達,只是,學生們的字,寫的都很一般,叫諸位見笑了。”

孫享福這么一說,長孫無忌等人稍加品味,便十分認同的點了點頭,贊道,“字的美丑,可未必是看筆力的老辣程度,他們有心,這字,它就是好字,沒人會覺得丑。”

在場的人,敢說這些操場上寫春聯的孩子的字寫的丑的,還真沒多少,因為,這些孩子,都是學校里的書法特長生,他們平時都有足夠多的時間和紙張筆墨,用來練習自己的書寫水平,而且,還有虞世南提供的字帖供臨摹,虞真這樣的虞家子弟,教他們最正確的基本功,雖然他們大多只是練習了兩年多,但其水平,足以與那些世家出來的子弟相提并論,因為,一個真心愛好這個技藝的人,學習起這個技藝來,進展速度會比普通人快很多,九垸縣的學生,一讀完一年級,就可以挑選一到兩門自己最喜歡的學科,著重學習。

“長孫總管說的在理,不過,今日機會難得,您可得多留幾幅墨寶,激勵這些后學末進學習才好,還有諸位,在下提供了這么多吃喝玩樂的項目,你們不回報一些給在下,可不準走。”

“哈哈哈,不走,不走,此地文氣如此之勝,我輩讀書人怎么舍得走······”眾多官員見到孫享福起哄,紛紛大笑接話道。

于是,在長孫無忌的帶領下,這些脖子上搭著紅圍巾的官員或者州學的教諭,學子們,紛紛下場動筆,將自己這兩日想到的一些對聯寫了出來。

而見到這勢頭,孫享福便轉身向圍觀的百姓大聲道,“諸位父老鄉親,你們都認得這些帶著紅圍巾的大官吧!他們現在可是要贈送給你們他們親自書寫的墨寶了,機會難得啊!快來排隊領取嘍!”

孫享福一起哄,頓時便有更多的百姓向這邊圍了過來,長孫無忌等人哭笑不得的搖頭,手腕上卻不停,開始快速書寫了起來。

不過,這還沒完,見到許多百姓領到了這些官員們書寫的春聯,喜滋滋的準備離開的時候,孫享福又朝人群喊道,“得了這些大官們的贈送,你們可要記得與他們之間的情誼,以后遇上什么解決不了的事啊!就去找他們,想到了什么對地方有利的辦法,也可以跟他們嘮叨嘮叨,就像咱們九垸縣的百姓們一樣,不要怕生,接觸過了之后你們就會知道,他們也是出自一個個老百姓家庭的人,很多都是農民的兒子,一定會幫咱們大家伙想辦法,解決問題,過上更好的日子的······”

孫享福的這一番喊話,頓時叫那些正在寫字的官員們感覺筆頭更重了些,而他們的手腕上,又莫名的升起了一股力量。

他這話說的多好啊!咱們這些當官的,也是老百姓的孩子,咱們應該做的,是想辦法讓他們過的更好。

虞真在江陵城發出去的紅圍巾可是有上百條呢!加上本縣的教師,官員,共有好幾百人在幾溜長條課桌上寫起來,幾分鐘,就能寫出幾百上千副對聯來,許多學生們,幫那些得到了對聯的百姓們將其卷好,裝在正反兩面印有新春游園會和恭賀新禧字樣的紙袋里,告訴他們,后面還有不少東西得,可不要光是要春聯,把袋子里都裝滿了。

半個多小時以后,寫累了的官員們將場地讓給了那些學生們,繼續開始游玩。

有書,自然是有畫的,在書法攤區域旁邊,就是很多個畫架,這里,同樣有上百個學生,正用各種五顏六色的染料或者硬筆在作畫,還有很多百姓,在給這些學生們做模特,比較初級的學生,大多只能照著人物,畫個一些大致特征出來,少量的加一些背景,高年級的學生,卻是已經接觸到了素描畫法,九垸縣學的美術老師,可都是閻立本的弟子,他們花費兩年多教出來的這些美術特長生,大多能用素描畫法,將人物肖像畫到七八成像。

“了不得,真是了不得,他們如此年紀,居然就已經有了這般畫技,未來成就之高,簡直不可估量。”讀書人大多都愛畫,看到了孩子們正在畫的半成品,已經一些成品之后,紛紛出言贊道。

素描畫法是孫享福提供了一部分理論知識之后,閻立本將其豐富完善的,它的特點就是像,而且,用硬筆畫,速度很快,簡單的人物頭像,幾分鐘就能完成,復雜些的全身像,也就是十幾分鐘。

當然了,現場,畫的最多的,卻并不是頭像或者全身像,而是全家福。

“長孫總管要不要來畫一幅全家福?”游園會的目的,還是讓大家游玩,畫像,自然也是其中一個項目之一,不然,從中午到晚上,這么長的時間,可不是那么好打發,孫享福見吃飯的位置圍攏了很多人,便不想把他們帶過去給廚娘們增添負擔了,提出建議道。

長孫無忌饒有興趣的看著孩子們作畫,回道,“我們家今天來的人可不少,這畫起來,豈不是很費工夫。”

“這個您可就猜錯了,畫的人多,可未必需要費很多時間,因為,咱們的小畫師也多啊!”孫享福說罷,又轉頭向跟在身后的張軻道,“給長孫總管一家擺幾條板凳。”

不一會長孫無忌的七個小妾,十一個兒子,九個女兒,就在孫享福的安排下,站坐成了三排,正中間是長孫無忌本人,個子小的小孩子,在他前面站了一排,左右兩邊,則是坐著他的幾個小妾,身材比較高的兒子女兒們,全部站在了后排,這樣一安排,所有人的上半身,就都能在畫里面表現出來。

然之后,一個大大的畫架被在他們前面不遠處架了起來,五個高年級的學生在一個老師的統籌指導下,開始給他們一家畫像。

而其它官員們也沒有閑著,紛紛喊來了自己家的人,像長孫無忌這邊一樣,搬了長條板凳過來,排好隊,找學生們給他們畫全家福。

半個小時過后,五個繪畫特長生收筆,整張畫像完成,而且,不僅是將他們一家人畫下來了,還畫了好多他們身后的教室,景觀樹等背景,讓整副畫十分的有立體感。

“好,畫的真好,此畫若是要老夫出錢買,只怕要價千貫,老夫都舍得。”

子孫較多的人,在看到自己的全家福的時候,那種感覺,十分奇妙,長孫無忌在贊嘆的時候,他們的那些孩子也伸了腦袋過來看,圍在這張大畫前面找自己,看到了自己之后,紛紛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其實孩子們的繪畫水平,并沒有到很高超的程度,大多就是七八成像,但這種稍顯稚嫩的畫技,卻是能給人一種很別樣的感覺,那就是真實。如果是讓這些畫了很多年的書畫老師們來畫,他們一定會想辦法,美化其中的所有人,突出他們的神態,那落在紙面上的畫,給人的就又是另外的一種感覺了。

“呵呵,這是孩子們贈送給您的新年禮物,您喜歡就好,對了,馬上,咱們這邊,還有一些新東西展示,您可得到舞臺前,占個近些的好位置。”

“新東西?”長孫無忌疑惑的看向孫享福問道。

孫享福神秘一笑點頭道,“是的,也跟畫有關,您去看過就知道了。”

孫享福說的跟畫有關的東西,便是動畫片了,此時,在書畫區旁邊的一個小舞臺上,一些奇怪的東西已經在上面布置好,而且,不少樂師,和伴唱配音的孩童也圍在舞臺旁邊,準備好了表演。







ps:書友們,我是愛吃魚的胖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