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中計了

說白了,李世民這是拿孫享福沒有什么好的辦法,才派屈突詮過來敲打他的,如果是扯嘴皮功夫的話,政治能力并不強的屈突詮,是說不過孫享福的。

“我要問的話問完了,不過,作為臣子,同僚,我有一句話要勸您,您缺乏以陛下為主的人臣思想,這是十分危險的事情,若是有一天陛下的政治主張,與您的主張不符,您可能會選擇用自己的方式對抗,或者說改變陛下,這與王浩所做的事情,其實是一個性質,所以,您懂的。”

屈突詮的話說的再明白不過了,孫享福那能不懂,這是來自他密衛系統對于孫享福的警告,今后,屬于孫享福的錢財和勢力,只怕都要受到密衛系統的嚴密監控了。

而且,屈突詮的擔憂,也不是沒有一點道理的,王浩從本質上來講,和孫享福是有很大的相同之處的,他們都非常有能力,想讓這個世界,變成自己想象的樣子,只是主張觀念截然相反而已。

但是他們卻忘了,李世民才是大唐的皇帝,或者說,這個世界真正的主宰,他只接受這個這個天下,按照他自己的心意走下去,其它任何人,都只能幫助他完成他的想法,而不是強加自己的想法,讓他這個君主按照別人的想法來照做。

就比如現在,李世民內心里,就是想趁著自己年輕力壯,大唐兵精糧足,國內經濟也向好的時機,建立更多的功業,真正的統一天下,這個天下,是天以下,所有的地方,而不是單指中原。

而孫享福,則是想要他停止武力對外擴張,穩固內部,以經濟發展的非戰爭手段,慢慢的達成擴張的目的。

這就與李世民的想法有沖突了,而王浩,正是引爆這個沖突的點。

事實上,這個點,早該在東征的時候,就要爆發的,那個時候,孫享福其實就反對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以武力征服遼東。

不過,王浩已經將事情搞出來了,大唐只能捏著鼻子應對,其結果就是,東征之戰,大唐雖然取得了全面勝利,但是,前前后后,總共也戰死了一萬多人。

或許,在李世民看來,這個戰損是非常低的,能夠接受的,但孫享福卻是認為,不值得,一萬多個青壯士兵,那就是代表一萬多個家庭,讓他們繼續繁衍下去,幾代之后,可能是數十萬人口,關鍵是,遼東本土死于此戰的人數,高達二三十萬,這些人,其實都可以算作是大唐的損失。

當時大唐其實并不差高句麗那點產出,如果能采用類似薛延陀的手段,那么,大家都不用死人,在發展的過程中,自然而然的,就融為一體了。

“我從未想過對陛下和國家不利,所以啊!您的這番話,算是白說了,我非常歡迎密衛對我名下所有的產業的監視,實話,我對自己名下產業的管控,基本都是做甩手掌柜,要不是你們幫我統計,我都不知道我名下有這么多產業,你們最好把我屬下的一些貪贓枉法的事情都查出來,我好肅清整理。”孫享福抖了抖屈突詮剛才遞過來的冊子笑道。

“這樣最好了,該說的,不該說的,我都給您說了,陛下十分倚仗您的才華,也希望這個天下在未來,變的越來越好,所以,接下來,還是請您繼續為大唐,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完成陛下交辦的任務,我還有其它公務,這就告辭了。”

屈突詮說罷,就起身抱拳告辭往外走,孫享福則是起身相送道,“那之后,我不用再在府上等著您詢問了吧!”

“這是當然,您的出入,一直都是自由的,對了,陛下午后要在望江樓舉辦宴會,召見番邦諸國代表,像您這樣的國之重臣,應該會受邀參加。”

“那便多謝相告了,我會早做準備的。”

兩人‘您’來‘您’去了好半天,其實都不是很自在,這是他們相互之間,既敬,且畏的一種表現。

就像李世民現在對享福的態度一樣,既喜歡他的才能,又有些害怕他做大了之后,不可收拾,將來威脅國家。

要知道,很多時候,并不是他自己不想,就不會做的。比如他在跟太子李建成的爭斗中,很多時候,就是被屬下的人推著向前,越演越烈的。

因為他不走出去這一步,他的屬下,就沒有晉升的機會,甚至,還要受到生命的威脅。

這不是李世民的心胸不夠寬廣,或者是不信任孫享福的人品,而是擔心孫享福累積財富和政治勢力的速度太快了,最后他自己都會被人推著往前走。

只是短短幾年的時間而已,他就從一介全無根基的草民,建立了一個在各方面能量不下于五姓七家的勢力,長此以往下去,會是什么樣子?

到時候聚攏在他麾下的人,會不會有更多的想法?

這些東西,沒心沒肺的孫享福從來沒有考慮過,但是,作為皇帝的李世民必須得考慮。

待得屈突詮出了門之后,孫享福也松了一口氣,有了屈突詮這一出,就可以看出,李世民是想把王浩的事情翻篇了,至于他拐彎抹角的說的錢,和政治主張之類的事情,都只是一個切入口而已,李世民真要和孫享福討論這方面的事情,就算不當面和他說,至少也該是派長孫無忌這樣懂行的人來談。

轉身回屋的孫享福迎面就看到了一身居家裝扮的虞秀兒,想來,她剛才是在書房外面聽了許久了,“夫君,可是聽進去了屈突統領的話?”

“聽進去了,聽進去了,只要秀兒你跟我說話,什么話,為夫都聽的進去。”

反正王浩已經死了,今后朝堂上的事,再怎么糟心,也肯定都在控制范圍以內,孫享福已經打算好了,運動會結束之后,就回荊州,安安心心的種點田,逗逗孩子,過幾年悠閑的農村生活。

“那好,夫君······”

“公爺,王旭公子來了。”

虞秀兒正打算好好跟孫享福說道說道人臣之道的事情呢!便聽張軻在院子外面喊道。

“呃,那個,秀兒,你且先回避一下吧!可不許再偷聽了,要是被發現了,很丟為夫臉面的。”

聞言,虞秀兒白了孫享福一眼,轉身向后宅走去。

跟王旭,孫享福自然也不客套,待其進了書房的小院,孫享福立即給張軻令,嚴禁任何人靠近,然之后,便見王旭一臉得意的道,“正明兄交辦的任務,總算是圓滿完成了,只是,有些可惜了那些從小陪我習練武藝的門客。”

孫享福聞言一愣,道,“你說什么?你派過去殺王浩的,全部都是從小生活在你們王家的門客?”

“呃,當然了?只有這些從小陪在我身邊的人,我才能信任他們,不過,現在他們全部都死了。”

看到王旭一臉可惜的表情,孫享福心里頓時升起一種不妙的感覺。

像王浩這種慣于在別人身邊安插暗子的人,難道,就沒有在王旭身邊安插一些人?

“王浩的尸首,陛下可曾讓你們王家前去收斂?”

王旭搖了搖頭答道,“這倒是未有,據說,昨日在陛下回營之前,就已經被千牛衛清理出營帳了,并未對外交待去向。”

聞言,孫享福表情一僵,大叫道,“并未對外交待去向?不好,我們中計了。”

“中計?王浩不是已經死了嗎?”聽到孫享福神神叨叨的大喊,王旭一臉懵逼的問道。

此時,定襄城以北二百多里處的沙漠邊緣,將駱駝背上的水箱裝清水的二十余人,再度準備起行,只有進了沙漠,他們才算是真正的安全,因為,不斷被吹起的沙子,會掩蓋住駱駝走過的行跡,只消一夜時間,就再沒有人知道他們行走的方向。

而這行人的首領,正是應該在昨天下午就被亂刀砍死在軍營的王浩。

“公子真是神機妙算,在這等情況下,也能夠安然脫身,只要進了這沙漠,就算孫正明再怎么想殺您,也是無濟于事了。”此前從寧遠縣逃回定襄城潛伏下來的王詡,將一些吃食遞給王浩道。

“神機妙算么?其實也沒什么,孫正明此人,本就不是擅長陰謀詭計之輩,他的心思很好猜,一旦做這些事情,定然會馬腳頻出,而且,他太不了解我縱橫家揣摩人心的本事了。

我既然有把握讓李世民不殺我,就肯定是因為我有李世民抵擋不了的誘餌,那么,孫正明想要殺我,就不得不兵行險招,而他這個人,斷然是舍不得犧牲自己屬下的性命的,所以,他一定會找我那個蠢弟弟王旭幫忙。”

“那為何公子會算到,王旭會派人假扮供應大軍蔬果的人去軍營出手呢!”

“要不怎么說王旭蠢呢!王家是除朝廷之外,定襄勢力最大的家族,負責整個定襄蔬果糧食供應,這是最為省事,且有可能達成目的方法,他一早就準備好了犧牲所有參與行動的屬下的性命,當然是選擇成事最高的辦法。

他只以為死無對證,李世民就拿他沒辦法了,其實則不然,這會讓李世民更加忌憚王家,忌憚孫正明所能左右的勢力。”

王旭用以脫身的手段其實并不算高明,他只是揣摩透了李世民的心思,再用直接預料到的孫享福和王旭謀劃的行動,跟李世民打了個賭而已,結果就是,他向李世民證明了,孫享福這些人,其實和自己并沒有什么兩樣,他們同樣會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枉顧皇權。

而這件事情,也成為了壓倒李世民心中最后一點猶豫的那顆稻草,李世民選擇用這種方式放走王浩,即可以平復大臣們心里的不滿情緒,又可以達到加快完成自己心中王圖霸業的戰略意圖,還能借此機會敲打孫享福,可謂是一舉多得。

“呵呵,此番到了西域,那便是天高任鳥飛,海闊任魚游了。”王詡大笑的說了一句,就開始吃喝,他雖然年齡有些大了,卻也并不想去漠北隱居,而是要隨王浩,去西域攪動風云,左右世界未來的走向。

然而,同樣開始吃東西的王浩,卻是望著南方的天際,臉上略有一絲擔憂之色,他可并不認為,自己現在就安全了。

孫府別院,孫享福都懶得跟王旭解釋那么多,此時,他的腦海里,在飛快的分析著王浩的去向。

往東,往南走,都不可能,一個方向與王浩的目的地背道而馳,一個方向,則是完全由孫享福掌控的地方,都不是他的好選擇。

而往西,則是大家都知道他要去的地方,他反而不會走。

那么,以王浩的性格,他斷然不會允許自己的性命再度被別人掌控,所以,他就只有一個選擇,北方沙漠。

那里雖然環境惡劣,但同樣是一條絕佳的逃生路線,即便是有數萬大軍,想要在茫茫的沙漠里,也很難抓的到輕裝簡行的小對人馬,反而會因為追兵人數越多,越是需要大量的補給,導致大隊人馬,難以持續追擊。

在院墻外面找到張軻之后,孫享福急令道,“張軻,召集所有人,帶上所有馬,我要親自去追殺王浩。”

“呃,往什么方向追?”

“北方沙漠。”

“那要不,我找些駱駝來?”

“不用,就用馬,跑死了直接扔掉,我要在今天天黑之前,進入沙漠。”

“諾。”

張軻領命,孫府護衛緊急集合的哨聲頓時響起。

不到五分鐘,換了一身利索裝扮的孫享福就帶著護衛門打馬出到了府門外,而此時,門外的街道上,王得用正領著一干內侍到來。

“孫少師,陛下有旨,請您即刻前往望江樓宴會大廳,主持稍后與諸位番邦代表協議談判的事情。”

“我沒空,請讓快些讓開。”

王得用聞言一愣,“沒空?這可是陛下的圣旨,您要抗旨嗎?”

“抗旨就抗旨吧!殺了王浩,這官,我不當也罷······”

馬鞭抽的馬屁股一聲清脆的響亮,孫享福直接調轉馬頭,帶著兩百多護衛,五百多匹馬,潮水一般的走另一邊的街道,向城外涌去。

“快,去城外通知獨孤將軍······”

孫享福身后,王得用尖細的聲音響起,這倒是讓跑出了數十米的孫享福更加確定了王浩沒有死,而且是往北逃了。

倒是一臉發懵的虞秀兒從府里追出來,只來得及看到孫享福的一個背影,此刻,她有點天旋地轉的感覺,這個家伙,怎么一到王浩的事情上面,就容易失去理智呢!







ps:書友們,我是愛吃魚的胖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