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巡視

春汛期間長江會漲水,幾乎是湖區百姓每年都會見到的情形,后世的孫享福是在這個地區長大的,自然不會見了大水就心慌,但是能將整個清澈的江水變的渾濁,一天就上漲兩三米的大水,就不是那么常見了。

從大堤上回來的時候,孫享福臉上就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了,武士一問,便心里有數了,道,“荊湖之地,每年春汛漲潮,是必然,正明只需下令,讓地勢低洼的州縣,通知治下各鄉里的百姓們注意水位,隨時準備往地勢較高的地方躲避便好,不過百姓們多半也不會理會官府的警示,因為此時正值春耕,田地若是不種,會比發水災還難挨。”

孫享福點了點頭道,“這正是我憂心之處,荊湖之地,土地肥沃,水源充足,本是種植兩季水稻的上佳之地,然而,春上耕種頭一季的時候,會碰上春汛,夏季耕種第二季的時候,又會碰上夏汛,水患治不好的話,這里終究不能成為國家的主要產糧地。”

孫享福研究高產水稻,就是為了解決國內百姓的吃飯問題,要是產糧地會時常受到自然災害的威脅,那么就可能引起國家的動蕩,這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垸田,不是能很好的解決這個問題嗎?”

“可是筑垸成田的速度太慢了,這都兩年了,才筑好三塊垸田,想要等到這里的垸田產出能夠供應整個國家,只怕得幾十上百年以后,以大唐現在的人口發展速度,可等不得。”

社會安定,不愁吃穿之后,人口繁衍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歷史上,貞觀四年以后,僅僅是中原地區,平均每年就會增加七萬戶,二十萬人口以上,這些新多出來的人口,多數是沒有勞動力的新生兒,起碼要十幾年以后才具備勞動力。

而現在,大唐的人口比歷史上增加了一倍還多,如果新生兒的增長率與歷史上保持一致,每年新生兒的數量,至少能達到四五十萬,等十幾年后這些新生兒具備勞動力的時候,數量恐怕會累積到七八百萬,甚至是千萬,這就要求,大唐的糧食產量,在這十幾年間,至少要增加四五千萬石才行,而且,在這個增長過程中,種田的勞動力數量,不會增加,甚至還會因為別的行業的需求,和婦女年年生育等等原因,而減少,從孫享福所在的高度來看,農業方面的壓力,還真是不小。

如武士所說,比城墻還高還寬好幾倍的大堤,基本能夠抵擋這個時期所有的水患,然而,大堤要修的又寬又高,即便是發動一兩萬人,一天也挑不了多少,一年,筑成一兩塊垸田,已經讓這些人很辛苦了,畢竟,挖土挑土,都是重體力活,而且,他們還要負責一定數量的農田耕種。

“其實,老夫此前也在想這個問題,不過,只是想到了一個稍微能夠加快一些速度的辦法。”

武士心里是超級喜歡這種即能保障治下百姓的安全,又能高產糧食的垸田的,如果,荊湖地區這種垸田增多哪怕只要幾十塊,讓十萬戶以上百姓能夠生活在垸田區域,那么,整個局面就盤活了,因為,屆時他在農閑時期,就能輕易的增調十幾萬青壯百姓來修筑新的垸田,人手放大將近十倍,筑垸的速度也會增加近十倍,一年增加一二十塊垸田,三五年以后,整個荊湖地區的垸田沿著長江和洞庭湖連成片,那么,基本就沒有水患的問題了,畢竟,這個時期生態環境很好,起水患的原因,并非是水土流失,而是因為暴雨在春夏兩季相對集中所致,一般不會太大,延續時間也不會太長。

孫享福聽說有辦法,心里一喜道,“是什么辦法,應公還請道來。”

武士捻了捻胡須道,“黃河以北地區,哪怕是河南之地,秋收之后,百姓基本無事可干,到了十一月,更是大雪連天,百姓們全部都會縮在家中過冬,直到次年開春化雪之后,才會下地耕種。

而荊湖之地,氣候溫暖,即便冬季,一般也就是幾場小雪,并不會太影響勞作。如果,調北方青壯,秋收之后前來這邊挑堤筑垸,哪怕只是勞作三個月左右,人數多了,也會對筑垸的進度,有很大的幫助,調十萬人,一個冬季,至少也能筑成三塊垸田,調二十萬人,就是六塊垸田。這邊的垸田越多,能夠安置的百姓也就越多,等農閑的時候,能夠征調到的人手也就更多。

只是,這種全國的性的調動,非陛下不能做主,老夫此前想征調山南道境內的青壯百姓,都苦于沒有錢糧支撐。”

調了大量的人手過來,政策面不是做不到,錢糧才是關鍵,幾十萬人,每個月的光是吃喝,就得幾十萬石大米,而且,在這種冷天,干重體力活,沒有高薪的條件開出來,百姓肯定會怨聲四起,按照大唐現在的工價,干重體力活,月薪不給到三貫,都不算高薪,那怕只是二十萬人,以三個月的勞作期算,光是月薪,也要支付一百八十萬貫,加上食用的糧米,以及住宿,取暖的煤炭,各種衣物,工具等方面的消耗,沒有個三百萬貫,只怕不行。

武士此前出售土地的那些錢,可供應不起這么大的消耗,支撐了兩年筑垸的事情后,他能交到孫享福手中的,還有兩百萬貫左右而已。

不過,武士這話倒是給了孫享福一些啟發,武士可沒有他敢想,黃河以北的區域不算啥,善陽,東北那邊,冬季長達五六個月呢!尤其是東北地區,人口數百萬,過冬的時候閑著,可就太浪費了,讓他們來這邊掙點錢,不僅能增加他們的收入,還能加快他們的漢化程度,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

至于錢這個東西,其實不用考慮太多,筑垸田,也算是國家重大的基礎建設之一,使用朝廷國庫的財稅,乃是理所應當之事,未來幾年,朝廷基本無戰事,那么多的稅收,不用出來搞建設可不行。

“此計或可行,不過,咱們得擴大范圍,不光是黃河以北的地區,尤其東北冬季比較長的地區,咱們都可以想辦法。只要朝廷出高薪,包食宿,包車船接送到家,各方面待遇給的好,宣傳工作也做的到位,別說幾十萬,我估計百萬人都能弄過來。”

現在,李世民是民心所向,他的號召,百姓都會比較積極的響應,而且,百姓們閑著也是閑著,只要肯出錢,相信他們自身的意愿也是很強烈的,只要做好第一年,第二年征調起來,那就更加簡單了,只可惜,即便這個方案,李世民能夠同意,也需要等到今年冬天才能開始實行。

百萬人規模的勞動力,那就不是萬把人能比擬的了,效果放大百倍之后,一個冬天的時間,差不多就能在這邊筑起幾十塊垸田,加上安置過來的百姓持續增多,持續筑垸的人也增多,三四年以后,垸田數量到了兩三百塊,又正好到了孫享福的第一期良種水稻種植成功的時候,那么,大唐的糧食產量問題,就能全部解決了。

想到了,就要做,孫享福當即與武士聯名寫了一封長奏章,發往長安,當然,眼下長江水情,也是耽誤不得的,待得次日發好的稻芽下田之后,趁著等待秧苗長成和移栽的時間還有一段,孫享福便在武士的陪同下,乘船開始巡視沿江地勢比較低洼的州縣。

果然如武士所說,官府雖然派了人到各個鄉里進行水情警告,但當地的百姓,并沒有當一回事,在他們看來,春耕時期,把田地種上,才是最重要的,種都不種的話,后果可比水災要來都更可怕,便是水都漫到腳邊了,也沒有幾乎百姓,原因放棄種地的。

面對這樣的問題,孫享福也沒有更好的解決辦法,只能在官府能做的方面加強。

“杜構,下一站,可是黃州?”

“是的,大人。”

“到了黃州之后,咱們要查一下常平倉。”

黃州,便是后世湖北黃岡地區,以平原為主,有少量丘陵,境內多湖泊,為江河沖積地帶,距離江陵城,不到百里,乃是荊湖地區人口相對密集,地勢又相對低洼的地方。

“諾。”

主船艙中,杜構領了命令,正欲通知船上其它官員,同在的武士卻是出言提醒道,“只怕不是那么好查。”

“為何?”

“正明難道忘了嗎?黃州,可是黃家的地盤,就是你農部在黃州的官員,也是全都是姓黃的。”

武士這么一說,孫享福倒是想起來了,由于人手不夠的原因,農部衙門向全國鋪開的時候,是采用了當地百姓選舉的制度,縣級為吏,州級的,則為官,然而,即便是這個州級的官,當時朝廷也是沒有人派的出來的,所以,直接在各縣的吏員中,挑選了一個各方面條件都比較好的人來擔任。

可黃州之地,自漢朝時期開始,就是安陸黃氏發展起來的一塊根據地,其族人遍布鄂中地區,乃是荊襄之地,排的上號的大族,三國時期割據江夏多年的黃祖,更是將這里經營的如同黃氏私地一般,你在當地隨便怎么推選,都是繞不開他們黃氏族人的。

“應公是說,這黃州的常平倉,是把持在他們黃家手上的?”

“這是自然,不過,老夫敢擔保,黃州常平倉里的糧食,只會比你想象的還多,但是,卻不會在危機時刻,救濟百姓,而且,你若是要查,不應該查糧食,而是應該查賬簿。”

“賬簿?”

聽到這兩個字,孫享福頓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山南道地區,這兩年可并沒有什么大災,而黃氏由于此前大量購買了武士出售的田地,那么,這兩年他們名下產出的糧食,就會大幅增加,在全國糧食價格走低的情況下,如何將糧食銷出去,才是他們的問題。

農部在黃州的官員品級雖低,卻管著常平倉糧食買賣的事情,如果,這個官員與黃家溝通一氣,大量高價收購黃家種出來的糧食,則會將黃州財政上的錢,全部轉入到他們黃氏私人名下。







ps:書友們,我是愛吃魚的胖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