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定下時間

孫享福本來沒有那么多時間用來種植大片的菜地的,但在李承乾的再三請求下,輔助耕田的仆役愣是沿著桃花湖的岸邊耕出了兩垅長達三百米的田地出來,那么,碎土,施肥的工作量就大了起來。

小孩子的筋骨都沒有長實在,勞作起來耐力很差,沒一會,就腰酸背痛的想要撂挑子了,幸好孫享福走到哪里都有不少護衛在身邊,薛禮就是一個不錯的勞力。

“最近沒事的時候要勤練武藝,尤其是射技,回頭全軍大比,一個冠軍可就是十萬錢,多拿幾個,足夠你胡吃海塞好幾年了。”碎土的事情差不多弄完,孫享福跟扛著犁耙的薛禮道。

薛禮聞言,腰背一挺,自信滿滿道,“這個請都督放心,俺練的勤著呢!”

“有信心就好,后邊的事情交給他們干吧!你去找周純要些建筑用的生石灰來,我有用。”

在種植花椰菜的土壤里放少許生石灰,除了能殺菌,還能調解土地酸堿度,消除土地中影響植物生長的不利因素。

今天的主要工作還是整田,施足夠的底肥。育苗,則是需要以五比一的比例,用濕土和腐熟的有機肥制作營養缽,而且,這種營養缽還不是手工缽機打出來的那種簡易營養缽,而是要像種盆景花草一樣,用松碎,濕度達到百分之八十的泥肥結合料來完成,在夏天要保持土壤濕度,幾乎每天都要澆水,可見種植這種菜有多麻煩,孫享福光是講種植的要素,都夠幾個小家伙們記幾大頁紙了。

檢查了田地的溝畦,確認無誤之后,孫享福就宣布下課了,一上午,幾十號人,能把這幾畝田地整好,已經算不錯了,孫府有熟手農夫知道如何施底肥,下午讓農門的孩子們盯著就好。

孫享福給他們留下的作業就是,每人領一把花椰菜種子,讓他們按照自己先前講的步驟試著育種,農門子弟可以把大部分體力活交給別人來做,但需要動手能力的技術活,一樣都不能少的必須要練好。

把自己全身上下搞的都是泥巴的幾個小家伙總算脫離了苦海,看到湖邊桃樹上結的毛桃子,李泰很想摘一個來嘗嘗,被孫享福阻止了,他雖然是李世民的兒子里面最好學的一個,但也是最貪吃的一個,不到十歲,體重就一百多斤了。

關中的桃七月就能完全成熟,現在六月底,差不多就可以吃了,善陽則因為冬季更長,桃樹開花長葉比較晚,差不多要到九月才能成熟。

“孫都督,為什么善陽的桃子,到現在還不能吃?”被阻止了的李泰不解的問道。

“那是因為地域不同,時令不同,咱們善陽今年四月才化雪,那個時候,關中的桃花都落完了。”

“那是不是,本王讓人去天熱一點的地方種桃子,還有去更冷一些的地方種桃子,就能整年都吃的到桃子?”

果然,李泰的悟性要比李世民的其它幾個兒子高,從他能問出這個問題,就證明他在動腦上,優于李承乾一點,孫享福點了點頭笑道,“理論上,這可以延長你能吃到桃子的時間,不過,以后估計你沒有這樣的煩惱了,渭南新城里,很快將會建起一個作坊,專門生產一種叫罐頭的東西,這種罐頭可以將果肉儲存很長時間,這樣,你想吃桃的時候,打開一瓶桃肉罐頭就可以了。”

在后世,桃樹經過變種,可以實現從三月,四月······一直到十月,都有新桃出。

而且,品種繁多,味道也各有千秋,只要不是藥水催熟的,一般都很香甜可口,關中的秋桃以肉脆甘甜不沾核聞名于世,孫享福有一次坐火車經過,買了兩斤,在火車上一口氣就全吃完了,后來每年到了時節,都會網購一些。

對于自己在關中種出來的桃樹,孫享福也是很有信心的,正好,趁著要給長安發信件的機會,可以讓人帶一些今年的新桃子來嘗嘗鮮。

對于罐頭這個食物,李泰是十分向往的,應該說,對于所有可口的甜食,他都沒有多少抵抗力,回程的馬車被他叫停了三次,都是因為要買吃的,冰鎮的蜂蜜奶茶,一碗通常都不能滿足他的胃口,還有糖餅,糖糕之類的,他可以連吃好幾個。

回到孫府的時候,李世民正好批完了今天的奏折,他聽說孫享福帶著幾個皇子皇女去種花椰菜了,便想問一問他們種完菜之后的心得。

“承乾可覺得,農耕之事卑賤?”

見李世民表情很嚴正,李承乾老實回答道,“兒臣不覺得,只是有些辛苦,今天孩兒們幾人隨老師開了好大一片菜地,都覺得累壞了。”

聞言,李世民點了點頭道,“體恤到了農人的辛苦,就要更加的勤政愛民,讓百姓們都活的輕松些。”

李承乾點頭應是,這時,李泰又接話道,“孫都督說,這花椰菜要勤于灌溉,追肥,兒臣想以后每天都去菜地澆灌那些花椰菜,親手將其種植出來給母后食用。”

“呵呵,你小子怕是想趁機溜出去吃零嘴吧!”李世民含笑的抹了抹李泰嘴邊已經干涸的奶渣子道。

對于幾個兒子,他最寵愛的,還屬李泰這個小胖子,連孫享福都看到了他的聰明,李世民又怎么看不到呢!

看他和李世民之間的對話,就知道他的情商有多高了,一個九歲的孩子,就懂得以盡孝的名義,來滿足自己的口舌之欲,這在后世或許很常見,但在這個時代,只能說他太聰明了,因為,盡孝乃人子之責,孝乃綱常之首,李世民是不可能阻止他去盡孝的。

而李承乾,好吧!他雖然還算老實聽話,但基本沒有什么亮點,這就很難讓李世民對他升起什么寵溺之心了,也難怪李世民之后會差別對待他們兩兄弟。

“父皇,麗質想要和孫姐姐他們一起學習。”

同樣受到李世民寵愛的,還有嫡長公主李麗質,因為她的性格,長相,都酷似長孫皇后,逐漸開始醒事之后,基本從不做李世民不喜歡的事情。

聞言,李世民便將目光看向孫享福,孫享福則是笑了笑道,“農門子弟的文化課,只怕還比不上公主,而學習種植技術,早期的一些知識,只是靠強記,主要學習的是動手能力,公主要是現在跟著他們去學,倒也不會有什么障礙。”

小孩子學習動手能力,其實很有必要,以現在的科技水平,孫享福也沒指望他們能搞什么種子科學研究之類的東西,就當是小孩子跟著大孩子學習玩泥巴吧!玩著,玩著,總會玩出一點水平來的。

“那個,父皇,兒臣也想要學。”

一直比較沉默的李恪見到李麗質的要求被滿足,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站出來開口道。

他是楊妃所出,而楊妃,又是隋煬帝楊廣的女兒,所以,作為隋煬帝的外孫,他在朝堂上的地位有些尷尬,要知道,現在朝堂上的人,大多是以反隋起家的,誰又能對他這樣身份的皇子保持親近呢!

所以,總感覺自己比李承乾和李泰矮了一頭的李恪,性格有些孤僻,雖然早慧,讀書成績不錯,但平時比較沉默寡言,一般有什么事情,別人叫上他,他才會參與,像今天這樣主動提要求的事情,很少見。

“嗯,想學的,就都去學學吧!估計你們也不想陪朕去漠北曬太陽的。”

李世民和夷男已經談妥了去漠北的具體行程,五日之后出發,加上往返的路程,以及十天左右的視察時間,總共要去至少二十多天的時間,也就是說,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七月底了。

而漠北不像善陽或關內,有道路可以通行馬車,那邊基本都是要靠在荒野上騎馬趕路,幾個年幼的皇子,以及妃子,是肯定不適合去的,是以,李世民要對他們另有安排,跟著農門子弟學點東西倒也不錯。

“既然陛下已經定下了去漠北的時間,那么臣,也要發布全軍大比的時間了。”

孫享福想到了一些自己要做的事情,便插話道。

“嗯,你也早些去安排吧!此次北巡,朕會留下兩萬兵馬在善陽,你率三萬安北軍伴駕吧!”

“呃,這是為何?”

“還不是你鼓搗叔寶他們搞什么針對性訓練,他們現在個個來找朕,要留下那些挑選參加比賽項目的軍士。”

李世民看似埋怨的語氣在指責孫享福,其實,他自己內心里也是不想輸,要知道,他的親軍玄甲軍也會參加大比,要是不留一些下來搞訓練,在某些項目上,輸給十六衛軍,或者輸給安北軍,那還好說一點,要是輸給了薛延陀汗國,或者室韋,靺鞨等部的人,那面子可就丟大了。

“那好吧!臣這就下去安排。”

孫享福告退之后,還沒走出大廳多遠,就聽到了李世民父子在里面大言不慚的說什么,這次玄甲軍一定能包攬各項比賽的第一名之類的話,倒是叫孫享福感覺好笑。

爭第一,可不是那么簡單的,軍中訓練出來的人,或許整體水平很高,但碰到天賦異稟的個體,就只能跪了,在很多單人競技項目上面,整體較強的玄甲軍可未必會有什么優勢。







ps:書友們,我是愛吃魚的胖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