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餐桌議事

李世民入坐之后,內侍才將各色菜肴端了上來,此時,火鍋內的半只肥羊已經煮的糜爛,肉湯香濃,燙青菜或吃肉骨頭都是wwΔw.『kge『ge.la

眾人上了一上午的朝,又在桌子前干坐了半個時辰,早就餓極,李世民招呼大家吃喝一陣之后,才又道,“朕此前一直在思索,如何將政務工作做在前面,但只是想到了很少的一些方面,如今,朕想趁著這個勢頭,將朝廷的各項制度改革一番,諸卿有什么建議,可以說出來,咱們議一議,就像正明所提的這個‘公民’的構想一樣,成與不成,做不做的好,且觀后效,但多一些構想,咱們治國的時候,就多一個選擇,多多益善啊!”

說到把工作做在前面,房玄齡首先提到了一點,那就是官員貪腐,橫行霸市的情況。

由于孫享福搞出來的一系列昂貴商品的刺激,長安城權貴的消費額劇增,望江樓那些高價飯菜且不提,兩市所售的香水,皮革制品,新式衣裝,家具,防凍香油等等,都是官員貴婦們喜歡的東西,想要得到享受這些東西,就得花大價錢。

這還只是權貴們開支增加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就的日常必須要的開銷,維持一個大家燒暖炕,煤爐的消耗也不小,平時吃的青菜水果多了,也要花不少錢,這些東西長安市面上現在都有賣,要么是從嶺南運過來的,要么是城外農夫種植的,就算你手頭錢不多,自己少吃點,但客人來了,你不撿好的招待?商品種類繁榮的厲害之處這個時候就體現出來了,能夠大大的刺激消費。

而這些官員花錢的地方越來越多了,手頭上的錢自然不夠花,那他們就勢必會想辦法貪污,利用自己的官員身份謀些私利。

長安東西兩市,官員白拿小商販的貨物,甚至毆打小商販的事情屢見不鮮,而往往市署對于這樣的事情是視而不見的,小商販自己,也不敢聲張,只能忍受,因為封建時期,民,是不可以告官的,尤其是沒有地位的商賈。

根據房玄齡提出來的這個情況,李世民覺得,今后應該禁止官員過市,來防止這種情況發生,然而,孫享福卻覺得這是治標不治本,根本不是把工作做在了前面。

官員手中的權利能夠欺壓百姓,不讓他們過市,他們會以其它的方式欺壓百姓,比如,一個官員家里需要青菜,他不會親自去那些挑青菜到東市販賣的農夫的攤子上拿,而是會出面,震住其中一兩個農夫,讓他的狗腿子們每天來攤上白拿。

現在,你禁止這個官員去東市,對于他們的實際影響其實不大,因為這種事情,官員每天親自干的少,他為了降低影響,還有可能直接派自家的狗腿子去農夫的家里拿。

正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孫享福是經歷過后世社會體制成熟時代的人,自然有自己的一些見識和想法,出言向李世民建議道,“官員欺壓百姓,是因為權力沒有受到限制,他們做一些侵犯別人利益的事情,覺得是理所當然,禁止官員過市,不能根治這種情況,咱們要針對這些情況,重新修訂制度才行。

比如,公民是可以舉告官員的不法行為,這樣就能給官員的權利套上了一層鎖,而在舉告后的訴訟判罰階段,要始終保護弱勢群體的利益,甚至可以讓百姓匿名舉告,只有負責檢察,取證的官員知道舉告者的身份,這樣就不用擔心百姓因為害怕官員報復,而不去告狀了。”

“給百姓舉告官員的權力?”李世民聞言,若有所思,已然覺得有些可行。

大唐現在的制度,基本都是繼承了前隋,而隋朝正是敗亡在這套嚴格的管理制度下的,官員對百姓的管理又細又嚴,稍不如意,便可找理由叛死,弄的百姓人人畏官如虎,民不聊生。

而李世民此前被外患和災難搞的焦頭爛額,沒有精力來改革,現在,外患已經解決,內部的災難也基本平息,正是著手改進這些制度的時候。

但給平民百姓舉告官員的權力,這對封建社會來說,有點讓人難以接受,一地的官員如果震不住百姓,地方是很有可能亂起來的。

“陛下,百姓只有舉告的權力,真正查不查,處不處罰,還不是朝廷說了算,所以,其實不用擔心百姓擁有這樣的權力之后,朝廷會難以管制,陛下可以將監察御史或者巡查御史的職權改一改,設立一個檢察院,專門受理百姓舉告官員的案件,組成人員全部啟用專職的刑偵人員,只講證據,不講情面,并且只有查案權,沒有審判權,與御史的聞風奏事,主動糾察不同,他們只有百姓舉告,才出動查案。”

“另外,臣還建議,取消所有官員俸米和職田。”

孫享福說完一大段話之后,加了一句搭頭。

然而,正是這句搭頭,讓在坐的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驚,取消俸米職田,是會觸動所有官員利益的事情,大唐現在有什么必要這么做?

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孫享福便繼續解釋道,“這么做的目的有很多,其中,就有提升官員犯罪成本的因素。”

“犯罪成本?”

眾人已然還不太理解孫享福所說的這個新鮮詞的意思,繼續用詢問的眼神看向他道。

“陛下,咱們大唐官員的俸祿組成部分是什么?月俸,祿米,職田產出。

月俸給錢,其實給的并不多,祿米給糧,主要是為了保證這些官員的日常用度,職田的產出,是將官員的的收入捆綁在了田地的產出上面,雖然目的是為了讓官員督促農耕,但真正起到的效果卻很少,咱大唐,又有幾個當官的讀書人會管田地里面的事情呢!。而且,職田產出的糧米,已經夠官員平時消耗,祿米這一項,已然是多此一舉,讓朝廷從其它地方

征收上來的糧食,過多的流向了官員的口袋。

所以,臣以為,只需要保留月俸這一項就行。”

“只保留月俸?”

眾人又是一愣,大家都知道孫享福不是無的放矢之輩,他這么說,肯定是有一些他的考慮的,可剛才他只是說職田產出與祿米有些重復,那么最多也就取消祿米,現在怎么連職田也算上了,要知道,這可是官員俸祿最大的一塊。

“對,只保留月俸,這樣做有幾樣好處,一是朝廷不需要那么多糧米支出官員俸祿,這樣會使得國庫的糧食儲備更充足,在國內或某一地有災難的時候,不會受制于一些商賈,能夠更加自如的調動糧食賑災。

二是能夠防止官員私蓄奴仆佃戶,藏奴,生事。

而田地直接到了那些百姓自己的手中之后,他們幫自己種地,會更加用心,產出也會更加多,朝廷的稅收自然也多了。

當然,不發祿米和分配職田,并不是說朝廷要降低官員的俸祿,而是要增加官員的俸祿,不過,只給他們發錢,這樣做的第三個好處就是,會刺激消費,增加朝廷的商業稅收,促進商業繁榮。

如此一來,官員的收入單一了,一旦犯罪被罷官的話,他就沒有了任何收入來源,比農民還不如,而被那些官員用金錢供養的吏員和屬下們,也會擔心飯碗的問題,而阻止官員犯罪,畢竟,當唯一有收入上官的來源沒有了,他們的飯碗也就跟著碎了,這樣做,會讓官員更加重視自己的官位,不敢輕易犯險。”

孫享福的這套構想說出來,長孫無忌聽的是連連點頭,然而,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是有些骨感,首先,朝廷就拿不出這么多錢來支付官員的俸祿,別說全國,只是關中一地,甚至只是長安城內的京官權貴,每個月要發的俸祿,如果全部折算成銅錢,那也是一個巨大數字,朝廷怎么可能承受的起每個月幾十萬貫現金的支出。

不過,從孫享福的這些話里,李世民卻是聽出來很多別的有用東西,首先孫享福提出來的那一套查案,與審判分離的想法,就很靠譜,這樣做,似乎能夠很好的控制官員的權力,從而讓民告官成為現實。

其次,這樣能解決官員蓄養私奴,過于龐大之后,對國家形成的危害,只要把職田這項政策取消,大唐就再也難以形成能夠威脅國家政權的世家。

他在心里大略的算了一算,光一個太原王氏,出仕為官的人就數百,他們的職田加起來有多少?由于這些職田,他們將多少戶百姓控制在了自己私人的手上?也無怪乎他們能夠在短短的時間內,擠出數萬戶農奴到關外去給他們搞開發,這也是像太原王氏這樣的世家的根基力量之一。

另外,只發錢,還能對皇族,權貴等各方面勢力進行監控,他們沒有數量龐大的職田,那么蓄養佃戶農奴,自然是沒有用處了,所有能夠自產的東西都會大大減少,而如果他們起事造反,則必然要先要在市場上購買大量的糧草,軍械,一旦他們用錢在市場上大肆購買這些東西,李世民就可以馬上知道。

然而,這種一舉多得的構想,卻是因為大唐錢少的問題,而難以執行,真是讓人郁悶。

看到李世民和長孫無忌等人先后露出了遺憾的表情,孫享福再度開口問道,“可是因為錢的原因,而讓陛下覺得此事不可行?”

長孫無忌聞言,看了看李世民的眼神,得到允許之后,才轉頭接話答道,“我大唐去年的總稅收,除去糧食,布匹,絲帛牲畜等,現錢才兩百八十萬貫而已,而要是把大唐,不,只是關中的所有官員的俸祿折算成銅錢的話,只怕至少需要一千萬貫,你要知道,朝廷以往給官員發放俸祿,所需要的現錢只是占很少的一部分而已。”

這時,李世民其實已經聽出了孫享福話中的一些意思,如果他沒有解決錢這個問題的方法,就不會把這套東西說出來,于是直接開口道,“你有什么辦法,就直說,如果可行,朕一定會考慮的。”

孫享福聞言笑了笑道,“還是陛下了解臣,其實沒有什么巧,微臣以安北大都護府的名義,在善陽開來一間免費存錢的柜坊,從那之后,我善陽所有的交易都是走現金,從來沒有缺過錢。”

“免費柜坊?”

腦洞不夠大的人,還真想不到孫享福說的是啥意思,而家族中有柜坊生意的王圭,卻是瞇起來眼睛,一旦免費柜坊在長安開設起來,包括王氏柜坊在內的所有長安柜坊生意,將全部面臨關停,這不僅僅只是影響他們謀利,還讓他們在金錢市場失去話語權,就像孫享福,他只需要看看善陽柜坊的數據,就能對各家的資產一目了然,做某些事情的時候,把他們吃的死死的。







ps:書友們,我是愛吃魚的胖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