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對山寨的反擊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孫享福鼓噪的至尊皮貨和皇庭家私的事還沒影,倒是望江樓的服務員制服被人率先模仿了去,帶紐扣的襖子,帶松緊腰帶的褲子,不僅穿起來精神爽利,干起活來,也比長袍長裙方便的多。

都不用去查山寨者是誰,王麟肯定脫不開干系,但是他家雖然有錢,卻架不住長安市面上的白疊子早就被孫享福買了個精光,如今關外大雪,高昌的白疊子恐怕得明年夏天才能到長安了,所以,他不僅連戲劇山寨的不上檔次,連一套服務員制服,也山寨的不上檔次。

絹布的面子,里面塞的都是麻布的里子,兩種料子都不升溫保溫,害的馨香樓的服務員干活的時候,被冷風一吹,便瑟瑟發抖的縮起來了,精氣神跟望江樓的服務員不在一個檔次,久而久之,望江樓長安第一酒樓的形象就在人們的腦海中更加根深蒂固了,所以,對望江樓高昂的價格,大家也都能夠接受。

在白蛇傳的第三回開演之前,望江樓的大門前突然支起了一個臨時攤位,攤位上只賣一種東西,那便是畫,而且,是差不多一樣的畫,畫里面的內容,正是許仙和白素貞在戲劇中的造型,孫享福給其命名曰海報,有許仙單獨的,有白素貞單獨的,有許仙白素貞站在一起的,還有少部分小青的,畫中人物十分逼真,用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畫技,這就不得不提到三天前閻立本上門跟孫享福交流書法畫技了。

后世,孫享福的父母每年暑假都會給他報興趣班,初二那年正好報的是繪畫,學的便是素描,雖然只學了一兩個月,水平很渣,但是素描的成畫理論基本還記得,大學的時候用此法泡過女朋友,沒怎么得手,不是畫的原因,是因為他自己長的不好看。

當第一張素描畫像呈現在閻立本面前的時候,閻立本愣是堅持了五分鐘沒有眨眼,然后,不到兩個時辰,這個世界的第二張素描畫像便問世了,是閻立本所畫,他的繪畫天賦何止是孫享福的十倍,于是,閻立本三天沒有上衙,在孫府把孫享福所掌握的全部素描理論掏出來,并實際運用過之后,才一屁股倒在孫家的暖炕上睡著了,這三天他的徒弟們沒少跟著他學畫,所以,數百張能夠打八十分以上的硬筆素描畫便出現在了望江樓門前的攤位上。

畫不貴,就一貫錢一張,當然,那是相對富人來說,反正能來望江樓吃飯的人,不會連一貫錢也掏不起,于是,沒到一個時辰,所有的畫就都被顧客們搶購光了,閻立本的徒弟們賺的盆滿缽滿,準備以后加大供應。

孫享福對此是樂見的,他對媳婦說,這一招叫固定形象,當大家的腦海里對許仙和白素貞有了固定的形象的時候,其它一切的山寨版本,看起來就會覺得不恰當,他們會更加愿意來望江樓看原版。

李淵再次來到望江樓看戲了,李世民依舊作陪,裴寂同樣還是像內侍一樣陪在李淵身邊進了大包房,今天包房里的李承乾尤其興奮,因為剛才進來的時候孫正明告訴他,再過兩天,他就能教自己樂曲了,而且,是一種全新的樂器。

古時候的人都有點臉盲癥,尤其是像望江樓的服務員,穿著統一的制服,梳著同樣的發型,所以,李世民險些都不認得自己派到望江樓的密衛了,看到他們若無其事的服務在御用包間之內,他總算是放心了不少,看來,沒有必要的話,下次自己也不用跟來了。

開場主題曲之后,劇情開演,蛤蟆精變化的道士上臺,包治百病的萬靈丹被白素貞揭穿,這同樣在警示這個時代的人們,不要被那些愛故弄玄虛的假道士所騙。

同時,向觀眾們展示了強大的魔術,從畫里面鉆出來的五鬼,被收走的瓶瓶罐罐,其實,這都是一種光影效果制造出來的視覺錯覺,但是孫享福不出來解釋,王麟想破腦袋也破解不了,他的山寨版本只能找幾個演員在舞臺上干唱,一點代入感也沒有,這也是為什么望江樓一開始上演后面的劇情,顧客馬上就爆滿的原因。

今天這一個時辰唱下來,觀眾可被孫享福兩口子的狗糧撐死了,然而,他們看的就是爽,但孫享福不知道是,麻煩事情又要找上他了,尤其是當陳倫的老婆在佛寺求了一對雙胞胎,白素貞去佛寺又求了一個文曲星之后,大廳之中,一個道士裝扮的人氣的吹胡子瞪眼。

要知道,李唐為了抬高自己的身份,攀上了老子李耳這樣的祖宗,于是,道教成了李唐的國教,連太史監的官員都是道士,所以,道士在唐初的社會地位很高,要不是少林寺的棍僧對李世民有救命之恩,佛教估計會被他們趕出中土。

相應的實力會對應相應的社會地位,所以,道門有這樣的實力,一般人都不敢得罪他們,而望江樓這一出白蛇傳卻是在揚佛抑道。

丑化道門,就是把道門往死里得罪。

“袁師叔,這戲曲,咱們不能讓他們演了,再演下去,咱們道門的弟子都不敢上街了。”氣急的年輕道士李淳風小聲的在老道袁天罡的耳邊道。

“這望江樓可是皇家的產業,我等如之奈何?”老道袁天罡卻是很淡定的道。

“咱們私下的去找那孫正明,讓他改戲如何?”李淳風出主意道。

“改戲?不必,不必,你不是擅長推演之術么,難道沒推演這戲劇后面的劇情么?”

袁天罡這么一說,李淳風卻是一愣,當即開始推演起來,果然,他的手指抖了半天,一副放松的表情道,“這戲不可能一直這么唱下去,最開始出現的那個老和尚就是埋的伏筆,之后,恐怕是要那老和尚來破局了,哼哼,要是到時候行棒打鴛鴦之事,只怕,不敢出門的就是那些和尚了。”

“既然你也推演出來了,那回頭我們就去見見他吧!”袁天罡看著舞臺上緩緩落下的幕布道。

“呃······”

李淳風這一次手指抖的更快,他的腦海里一直出現的剛才幕布落下時,孫享福的面相。

舞臺上,孫享福牽著虞秀兒道,“娘子,調整好氣息,今天返場曲就唱“滾滾紅塵”了。”

虞秀兒有些忐忑有些激動的笑了笑道,“咱們一定要把所有人都震住。”

最外層的大幕拉開,孫享福和虞秀兒手牽著手走了出來,大家知道,這應該是返場唱結束曲了,不過前兩次是由秦漢老頭和小青姚紅袖唱的《渡情》,這次卻是換了許仙和白素貞。

然后,這兩口子又開始撒狗糧了,配樂響起,二人深情對望一眼,虞秀兒率先開嗓。

“起初不經意的你,和少年不經事的我。

紅塵中的情緣,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語的焦灼。”

孫享福這時接腔。

“想是人世間的錯,或前世流傳的因果。

終生的所有,也不惜換區剎那陰陽的交流。”

這時,虞秀兒又接過,

“來易來,去難去,數十載的人世游。”

孫享福再度接過。

“分易分,聚難聚,愛與恨的千古愁。”

虞秀兒的聲音沉下來,“本應屬于你的心,它依然緊護我胸口。”

孫享福同時低吟,“啊~”

兩種聲音一唱一合,給人一種交纏在一起的感覺,將愛恨纏綿的感覺演繹到了這個時代的極致,那種由胸腹腔發出的氣音,把人的耳朵牢牢的抓住,觀眾們一個個屏住呼吸,生怕錯過一點點細節。

······

“于是不愿走的你。”

“于是不愿走的你。”

“要告別已不見的我。”

“不見的我。”

“至今世間仍有隱約的耳語,跟隨我倆的傳說。

滾滾紅塵里有隱約的耳語,跟隨我倆的傳說。”

高低不同的鼓音和一種宣泄般的金屬擊打的聲音瞬間像要把所有人的情緒沖垮一樣的轟鳴出來。

沒錯,是架子鼓,一個由孫府的樂手練了十天的新式樂器,也是孫享福讓工匠們打造出來的最易上手的新式樂器,可惜鋼琴一時半會沒辦法出來,不然這首歌一出,定然會讓所有的耳朵一段時間內,都聽不進去其它的音樂,

他卻不知道,觀眾們最近那里還聽的進去別的音樂,孫享福和虞秀兒這種水乳交融般的合音合唱簡直刷新了觀眾們對音樂的認知,原來音樂應該是這樣,原來歌唱應該是這樣。

“神仙眷侶,神仙眷侶啊!”

歌曲最后一個音符落下,短暫的寂靜之后,不知道那個觀眾驚呼了一句,整個望江樓內突然爆發了山呼海嘯般的掌聲和叫好聲。

而此時,李淳風和袁天罡對視的眼睛中都爆發出了難以置信的震驚之色。

“不對,不對,這本不該出現的。”

兩人的嘴里不斷這么念叨著,旁人也不知道他倆說的是什么意思。

一對對花籃被服務員送到了舞臺上,只這一曲,居然有過百個顧客要送花籃,而且都是一對對的送,這一對花籃可是十貫錢,也就是說,他倆這一曲,居然收獲到了一千多貫的打賞,可見長安城的富豪們對這首歌的喜愛,連李淵和李世民都大喊了一個賞字。

在孫享福和虞秀兒再三的鞠躬道謝下,客人們才紛紛離場,同時也記住了與他二人的約定,除夕夜,望江樓春節晚會,直至午夜,屆時所有人可以來望江樓開年夜席,而且,那天不僅有白蛇傳第四回上演,還有其它一些新的表演形式,大家不僅能夠聽到剛才所唱的《紅塵滾滾》,還能聽到很多類似的,好聽的音樂。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ps:書友們,我是愛吃魚的胖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