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編排話劇

一夜盡興,孫享福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

出了前院,便見百余個牽馬帶刀,龍精虎猛的軍漢在一個宦官的帶領下進入府中,又看到見他們在自家的宅院設置防衛崗哨,準備駐扎,孫享福便有了些許安全感。

“孫下牧,侍衛灑家給你送來了,作坊以及一干工匠,奴仆,也都調配齊了,娘娘的意思,盡早將攤子鋪開,你看······”

“行,今天我就去作坊調配工作,你趕緊的把東西兩市的鋪面租好,另外,多買些大豆,柴碳囤積起來,三天以后,咱們的工坊就能出豆腐。”

聞言,那過來傳話的太監馬永全便臉上一喜,他是長孫皇后派過來協助孫享福管理膳監司的,說白了就是長孫皇后怕膳監司來往的賬目太大,孫享福會貪污,不過,人既然落到了孫享福手上,當然是往死里用,現在他那么忙,能動嘴的事,絕不會動手。

豆腐作坊在曲江池對岸的曲池坊,皇家出手,果然大氣,幾乎四分之一個坊都被劃成了膳監司衙門,待孫享福進入坊門之后,就有數名吏員前來參拜。

“卑職長孫淳,見過孫下牧,膳監司衙門書吏十六人,工匠一百二十人,奴役勞工八百,盡數到齊,名單請大人過目。”

孫享福看了一眼這個叫長孫淳的家伙,估計應該是長孫家一個讀過書的家奴,便和氣了幾分,現在的職位,便是膳監司的第一文吏,如無意外,將來會執掌膳監司。

接過名冊,再看了看沿街道路上黑壓壓的人群,大部份都是突厥人,孫享福便眉頭一皺,看來長孫皇后還是改不了她鐵公雞的性格,派突厥俘虜來給膳監司做免費勞力,這可是省了不少買人的錢。

可孫享福卻是不太愿意用這些突厥人的,因為前面的叛亂給他留下心理陰影,總覺得用他們干活不牢靠。

“大人請放心,這些突厥人都是自愿留在大唐做勞工的,大部分都是河套地區經常與漢人打交道的突厥部落的人,大多會簡單的漢話,他們覺得留在大唐只要有飯吃,就比回到突厥好,所以,您只要給他們吃的,便無需擔心他們叛亂。”

長孫淳見孫享福面色不喜,便解釋道。

“只要給吃的就行?”

“是的。”

孫享福滿意的點了點頭,要知道,他得膳監司兩成盈利的分成,是要負責勞工的薪俸的,這一下子來了八百個只給飯吃就行的免費勞工,可是給他省了一大筆錢。

“行,先讓吏員和工匠分成四個生產大隊,每個生產大隊由四個吏員負責管理,成員有工匠三十名,勞工兩百個。

其中有一名牽頭的吏員直接對我負責,另外三個吏員,則分別為監工吏,內務吏,質監吏,每人可在所管的工匠里挑兩人負責協助,挑選四個勞工作為勤雜。”

孫享福簡單的幾句話,便將司膳監的管理構建組建了起來,不一會,就有長孫淳,林文夫,劉簡,李浩然四個吏員當選為四個生產大隊的牽頭吏員,所有的工匠,也都被分成了四塊,這樣,每個組四個吏員,加上他們挑選出來的幫手,管理人員和被管理人員的比例就大大縮小了。

“四個生產大隊,在坊內的東南西北四個區域,組成四個生產車間,會由內務吏帶著各自屬下去尋找適合居住的房屋。以后,這些工匠,勞工,一切生活上的事情,都由各組的內務吏管理,我要求,每個人勞工,在生產車間的時候,身上必須干凈,口鼻,頭發,必須有白巾包裹,嚴格按時洗漱,宿舍必須整潔,咱們做的可是食品行業,連陛下可能都要常吃我們做的東西,如果所制食品不潔,吃壞了陛下的肚子,所有人都有可能人頭落地,所以,內務吏責任重大。”

被孫享福這么一說,各組內務吏便感覺肩頭沉甸甸的,待他們將工匠和勞工們帶下去之后,孫享福又對剩下的吏員道,“監工吏,顧名思義,是整個生產過程中負責監督管理工人工作的,所以,是少有的知道整個豆腐制作流程的人,所以,從明天起,監工吏都要去我府上學習制作豆腐,豆干,豆皮的全部過程,要牢記在心,不得馬虎。

而且,未經陛下允許,制作之法不得外傳,否則后果自負,學成之后,將每個工序分散在一個獨立的房屋制作,所有勞工只做一道工序,相信,他們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夠立即上手,監工吏明白了嗎?”

“卑職等明白。”

孫享福目光掃過三人,算是加深了一些印象,又對剩余的六人道,“質監吏主要負責從采購開始,到制作完成以后的豆腐質量抽查,不合格的劣質大豆,堅決不許入庫,制作出來不合格的豆制品,堅決不許拿出去售賣,我要求,作坊里制作出的每一鍋豆腐,必須有人試吃,沒有問題,才能上市銷售,如果你們自己吃不下,可以找勞工輪流代替,同樣的話再說一遍,咱這是食品行業,而且對全長安的所有百姓和權貴銷售,萬一做出來的豆腐有毒,你們想想會死多少人,不客氣的說,負責監管的質監吏肯定是誅九族的下場。”

孫享福說到這里,質監吏的肩頭頓時也覺得一沉,原來自己身上的責任也是如此重大。

最后,孫享福交待了四個帶頭的吏員負責巡視監管,不定時抽查各部門的工作,并定期向自己匯報,而且,從明天開始,就要備料,準備生產,然之后他就打馬出了曲池坊。

“娘娘常說你有大才,這話果然不虛,才三下五除二的功夫,你就將整個膳監司安排的僅僅有條了,灑家佩服。”馬永全打著馬笑呵呵的跟上孫享福道。

“說不上僅僅有條,還有一環需要勞您出馬,就是宿衛整個作坊,一百名大內侍衛,我給您留六十個,每二十人一組,分三班倒,全天候封鎖整個作坊,沒有陛下和娘娘以及我本人的命令,不得放任何非作坊內部人員進入,這保衛皇家賺錢秘密的重任,可就交給您了。”孫享福說完,指了指坊門口的出口,示意,這里以后就是他的警戒區,馬永全聞言,深感自己責任重大。

半天不到的時間,孫享福就安排完了膳食監的工作,當然,還有一些后續的管理細節,他需要寫成文書,交給屬下吏員照章執行,這都不是難事,難的,還是給家里那些藝人們排節目的事情。

《白蛇傳》孫享福在自己的書房里,用毛筆寫下了三個字之后,久久沒有往下寫,雖然從很小的時候,每年夏天都要被這部電視劇洗腦很多遍,但你要說讓孫享福記得整部電視的臺詞,那就太扯淡了,拿起筆的時候,他才知道,自己當初的想法有些想當然了,話劇不是那么好排的。

“春桃,去叫夫人來。”

“少爺,春桃去訓練那些陪嫁的丫鬟仆役去了。”

孫享福最終決定,還是自己負責將大體的故事講出來,讓這個時代的人,以這個時代的觀點,來補充完善這個故事為好,朝門外喊了喊,卻發現是平時院子里負責灑掃的秦漢回了自己的話。

“這聲音,咦,好有特色哦!”

來來來,秦漢叔,你跟著我唱一段,“哈哈哈,哈哈哈,西湖美景,三月天嘞,春雨如酒,柳如顏嘞。”

“呃,少爺,您這是唱的那一出啊?”

掃地的秦漢差不多四十歲了,妥妥的一老漢,完全跟不上孫享福的思維節奏啊!

“叫你唱,你就唱,唱好了,少爺晚上給你加餐,整只豬蹄給你啃好不好。”

“呃,這個好,那老漢我就學學。”

半個時辰后,秦府后院正房,提著掃把的秦漢哼著一首很帶感的歌,就往二進院的臨時學堂跑去,這是要幫孫享福喊虞秀兒呢!

不一會,尚在二進院落里教孩子們讀書認字的虞秀兒便被秦漢叫了過去,一進書房的門,虞秀兒就問道,“夫君,這老漢叔唱的什么曲子,好像很好聽。”

“呵呵,好聽吧!這就是為夫我準備在酒樓上演的節目中的一首插曲,也是落幕曲,來來來,為夫這里有個故事,想了個大概,你幫為夫完善,完善。”

孫享福一把將虞秀兒拉入懷里,二人便在一張太師椅上,開始寫起了故事。

“故事的開頭是這樣的,話說一千七百年前,有一個剛剛修煉成精的小白蛇在山間修行,卻被一個專司捕蛇的江湖人所抓,這時,有一個在山中放牧的小牧童正巧遇到,見小白蛇可憐,便愿將自己采摘的山桃予那捕蛇人,讓他放了小白蛇,捕蛇人嘴饞小牧童的山桃,正接過吃的香甜,不料手中的小白蛇趁他不注意,逃脫了,等捕蛇人在小牧童的勸解下,放棄去追小白蛇之后,那小白蛇便變化成一個小姑娘,感謝小牧童的救命之恩,揚言,以后定當報答。

一千七百年后,小白蛇已經成了法力高強的千年蛇妖,她自覺修行圓滿,便準備上峨眉,拜觀世音菩薩,祈求皈依三寶,觀世音菩薩果然在峨眉山下凡顯靈,但卻告訴白蛇,她還有一樁塵緣未了,需報得大恩之后,才能功德圓滿,得道成仙,并且施法將她一身蛇毒褪去,使其可與人相處,臨走前提示她,恩人就在蘇杭西子湖畔。于是,白蛇便趕往西子湖畔,尋恩人報恩······”

故事才講了一個開頭,虞秀兒便被深深的吸引住了,但是,才講到這里,孫享福便停了下來,道,“娘子,就這個開端,咱就得設計臺詞,和表演場景了。”

“夫君這故事編的真好,不如,就由你我二人模仿故事中的人物,設計對話吧!”虞秀兒提議道。

“如此甚好,另外,我還想到了一個讓觀眾加深故事代入感的辦法,在咱們的舞臺背面,用水墨畫,事先畫好場景,每到一處不同的地方,咱們只需要將背面的畫布拉一拉,就能讓觀眾看到大致的場景,比如最開始的山林,之后的峨眉山,再之后的西子湖畔斷橋,不需要畫的多好,只需要畫出個大致樣子就行。”

“嗯,夫君的辦法真好,不過即便如此,估計一個開頭就需要諸多畫布,如此,僅憑我等,恐怕畫不完。”

“對了,找閻立本閻大人啊!他作畫奇快,而且門下學畫之徒不少······”

夫妻二人就這么進入了商量的模式,僅一個下午,好多的辦法和點子就被他們共同構思出來了,從而,讓整個貓冬的季節,都不再那么無聊。







ps:書友們,我是愛吃魚的胖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