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集上沖突

孫享福的竹舍里,小妹孫麗麗看到他回來,歡快的拉住他的胳膊指著屋里的水缸道。

“大哥快看,黃鱔吃蚯蚓了,像吸面條了一樣,一口就吃下去一條,麗麗都有好久沒吃過面條了呢!”

孫家祖籍是北方幽州的,幾年前日子好過的時候,家里時常能吃些面食,后來突厥人不安生了,幽州地陷入戰亂,日子就沒那么好過了,最終被徒遷到關中,想不到小妹還記得那些有面條可吃的日子,孫享福摸了摸小妹的頭,心里想著,要是賣魚掙了錢,一定買些面粉回來做面條給小妹吃。

有了孫享福的指導和加入,孫大力兩兄弟編起魚籠來就快的多了,黃昏時分的時候,二十多個嶄新的魚籠加上昨天編好的十幾舊魚籠,直在獨輪車上堆了兩三米高,孫得壽乖巧的給每個魚籠里用細麻繩系了幾條蚯蚓,今天他們要去更遠的地方下魚籠子。

而從明天開始,孫享福不會再將魚籠收回來了,而是直接帶上蚯蚓,一邊收魚的同時,馬上裝好蚯蚓,將魚籠下到更遠的地方,而收上來的魚,除了食用的,會直接拉到集市上去賣。

夏日里天亮的早,約莫凌晨四五點的時候,孫享福和孫大力兩兄弟就推著獨輪車上路了,車上左右各綁著兩個大木桶,還有兩個裝魚的竹簍子,桶里還有昨天撈的黃鱔和泥鰍,今天魚籠子里收的魚,會被直接分類到兩個木桶里。

收完魚簍子,孫享福和孫大力則會帶著黃鱔和泥鰍到集鎮上去售賣,孫二力則是會帶著那些生命力不強的鱗片魚返回家中做早飯。

不一會,孫大力的嘴巴就喜滋滋的合不上了,今天的魚籠子比昨天多了一倍多,而且還有幾個大魚籠子,收獲差不多是昨天的兩倍,要不是孫享福硬是要把那些指頭大小的鯽魚和比小拇指細的黃鱔放生的話,他認為獨輪車上的兩個木桶能夠被魚貨裝滿。

差不多半個時辰左右,眾人將魚籠子收了一輪,并裝好蚯蚓,重新在新的水域放下去,孫二力則是有些吃力的提著兩個魚簍子往家趕,昨晚孫享福和他們哥倆商量好了,今天要請全村的小孩子喝魚湯,全村只有三十來個小孩,他提溜的兩簍子魚,足夠了。

而孫享福和孫大力兩人,懷里有昨天李翠花用石磨磨出來的蝗蟲粉做的蒸餅,這就是他們今天的食物了,雖然不算可口,但肯定能吃飽,回程的時候估計最快也要下午了,他們到時會再收一輪魚貨,裝好蚯蚓,再度到新的水域投放,那么,明天早上出門的時候他們又能直接收一輪魚貨。

小河集距離村子有十里左右路程,如果是后世筆直的水泥路,步行不過是個把小時而已,但這是古代,即便是官道,也是坑坑洼洼的泥巴大坑加石子,更別說鄉村道路了,所以,等兩人到達集市的時候,太陽已經高掛,兩人早已全身汗濕透了,瞧了瞧時辰,孫享福估計都上午十點了。

集市上并不熱鬧,今天不是趕大集的日子,小河集每五日一小集,十日一大集,這是跟隨朝廷休浴日的節奏來的,當然,就算不是小集和大集的日子,集市上也是小有人流的,畢竟這里是關中,人口相對密集,十里之地,足有好幾個人口數百的村子,周邊還有幾個貴人的莊子,日常消耗品的物品總是有些交易的。

在街邊尋了一處陰涼地,孫大力把獨輪車停好,孫享福就從車上取出了裝水的竹筒,兩人猛灌一口之后,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吃蝗蟲粉蒸餅,等肚子里有了食,兩人才有精力向路過的人群叫賣。

“新鮮打撈的黃鱔泥鰍嘞,不買也來看看吶!一斤多的大黃鱔,益氣補精,無論蒸煮,都是美味吶!”

這套說辭是孫享福教給孫大力的,然并卵,半個時辰過去了,也只是有兩個路人往他們的桶里瞅了瞅,連價都沒問。

“我說,享福,是不是集市上的人都不愛吃這些啊!”孫大力很是擔憂的道。

“不是,是因為他們覺得這些東西是肉食,一定賣的很貴。而在咱們這一帶,有幾戶是吃的起肉食的?看來,是我們對市場的預估有誤。”

不一會,孫享福就搞清楚了原因,然并卵,以他們現在的能力,根本無法將這些魚貨運到消費力更強的縣城去,那可是幾十里路,想想剛才兩三個小時才走完的十里路,孫享福一臉郁悶。

又過了片刻,孫大力提議道,“要不,咱推著車沿著集市的道路叫賣吧!要是實在沒人買,咱們就拉回去分給鄉親們吃掉算了。”

“再看看吧,興許能有人買,能賣一點是一點。”

“新鮮打撈的黃鱔泥鰍嘞,不買也來看看吶!一斤多的大黃鱔,益氣補精,無論蒸煮,都是美味吶!······”

小河集街道長不過百米,出了集市,便是渭水的一個小碼頭,孫大力的吆喝聲不一會就傳到了碼頭上,而此時的碼頭上,正好停靠了幾艘高大的樓船,一隊武士裝扮的精壯漢子從樓船上下來之后,便有一個道士裝扮的老者若有所思的從船上走了下來,他自然也是聽到了孫大力的吆喝聲。

“老爺您慢著些,老奴這就叫人清理了道路,保管您在午飯前能回到莊子。”

樓船上,一個山羊胡仆役裝扮的老頭攙扶著一個面色蠟黃的大漢最后才從樓船的甲板上走了下來。

“我這次只是回莊靜養,日子長著呢!走慢些也無妨,只是勞煩孫道長為在下一路奔波了,到了莊上,切要好生安排道長的食宿。”

樓船上的隨行人員不下百人,還有丫鬟婆子,以及馬車儀仗等,不一會就把整個小碼頭擠的滿滿當當的,而最先下船的那數十個精壯武士,則是握著腰刀跑步沖進了小河集上。

“翼國公回莊,閑雜人等避道。”

隨著精壯武士整齊的大喝之聲響起,整個小河集一陣雞飛狗跳,商鋪和行人紛紛避讓道路兩旁,古代的權貴就是有這種特權,一個縣令出行都能有肅靜,回避,銅鑼開道的儀仗,更何況是個國公,而且,是個病重,急需要回莊修養的國公。

半個多月前的玄武門之變,翼國公秦瓊是主力,一番血戰下來,秦瓊身上多處受傷,引動了早年在戰場上落下的舊疾,險些一命嗚呼,幸得在終南山修行的神醫孫思邈返城,施金針將其救回。

時至仲夏,長安城高熱,對秦瓊傷病不利,孫思邈建議尋一清涼僻靜處進行后續治療,于是,李世民強行放了秦瓊的假,并賞賜了他許多丫鬟仆役,令其回食邑所在的新豐縣修養,這里有座翠云山,山上修建有避暑山莊,李世民當初就是因為這座避暑山莊,才向李淵將這里討要給自己的愛將的。

事實上,大唐新貴的封地都在長安城周邊縣城,各有農莊豪宅,不過秦瓊作為李世民的鐵桿愛將,恩寵更盛幾分,實食邑高達七百戶,封地更是多達千傾,囊括了整個翠云山,還有周邊過萬畝良田。

小河集就那么大,街道并不寬敞,否則也不用護衛們專門清道,不一會,翼國公府的護衛們就沖到了避之不及的孫享福二人面前,見到這些手頭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命的廝殺漢,孫大力一急,手上的獨輪車就沒有扶穩,綁著裝滿黃鱔和泥鰍的車子一下偏倒在馬路中間,頓時,泥鰍黃鱔倒了一地。

“哎喲······”

泥巴路上,倒了一地的泥鰍黃鱔還有它們分泌的粘液,神仙也難站的穩腳跟,為首的幾個護衛瞬間就四仰八叉摔倒了一片。

“何人作亂,拿下。”

開路的都是小嘍啰,護衛頭子自然是在后面壓陣的,此時,一個身高有一米八幾的大漢龍行虎步的趕到了事發現場,不由分說,先把腰間那柄一指寬的大樸刀拔了出來,殺氣凜凜的看著手忙腳亂的孫享福和孫大力二人。

“草民不是故意的,官爺贖罪。”

幾乎是下意識的,孫大力就朝地上跪下去喊道,不過孫享福才剛來到這個時代,骨子里并沒有那種上尊下卑的思想,只是有些害怕的想要逃走,這才剛穿過來,可別被人一刀劈了,小命在不在沒關系,但肯定會很疼。







ps:書友們,我是愛吃魚的胖子,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