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電力自動化市場

    1994年10月25日,日本nec公司宣布,停產一部分虧損的的dram工廠。并且,計劃以不低于3億美元價格,向半導體企業出售dram業務,這則消息傳出后,dram市場出現小幅的回升。

    但實際上,nec在dram市場本來就是吊車尾,份額前十名都排不到。就算完全停產,對于全球的芯片市場的供應,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更大程度上,是對市場心理的影響。

    在頻繁傳來dram市場的生產廠商的悲慘的新聞之后,三星半導體和新創芯,也停止了進一步降價。

    維持目前的價位,就可以逼迫一部分產能退出。逼更多產能退出,是為了自己長遠利益。但沒必要為了生產利益,讓現在的日子過的太艱難。

    當然了,日子過的比較艱難的其實是三星半導體,因為,三星半導體主要就是生產dram芯片為主。不像后世,傳感器、閃存、arm芯片等等領域都有所涉足,逐漸打造了芯片生態,不會過分依賴于dram市場。

    “dram芯片持續增長,預計10月份,僅dram芯片銷售即可超過8億人民幣。10月份戰略性虧損5000萬人民幣……與此同時,新創新其他芯片項目,月營收37.5億元,預計可產生3億元利潤。抵扣虧損之后,新創芯現在還是賺錢的。”胡偉武拿著報告之后,向林棋匯報說道,“基本上,dram虧不到那里去了,就算是把市場份額提升5倍,月虧損估計也就3億人民幣到頂。其他芯片項目,cpu、主板芯片組項目,利潤都是很穩定的,mcu項目,利潤微薄,但是未來前景卻是客觀的,比如,國家電網已經開始跟我們合作,研發電網自動化方面的芯片和技術。這一塊市場蛋糕,僅國內預計就不下去百億元,全世界市場規模,估計千億人民幣。當然,不可能全部被我們吃掉,我們不了解電力電網技術,項目還是以電網為主,我們僅僅提供廉價的芯片,估計徹底吃下去,一年幾億利潤是可以的。”

    林棋笑道:“跟電網合作,不要太重視初期的利潤,更關鍵的是,要積累技術和經驗。以后,長期的利潤更關鍵。最好,成立一家合資企業,我們占少量的股權,國家電網占據大部分股權。這樣,未來不僅僅能獲芯片和技術方面的合作,還能獲得股權方面的合作,有專門的合資公司作為平臺,訂單利益可以更持久穩定,國內市場積累了經驗技術后,以后,還能賺國際市場的錢。”

    “這個……國電方面確實有邀請,南京有一些電力設備企業,有意拿來跟我們合資,不過,不僅僅需要技術,還要求注入資金。”

    “南京?”林棋心道,多半是國電南自、國電南瑞的前身。后世,電網自動化設備和技術的供應商里面,南京的供應商一枝獨秀,國電南瑞和國電南自都是南京的。一開始,全國各地都不少的企業一起競爭,最后,成長起來的頂級巨頭,主要還是南京的那幾家企業。尤其是,國電南瑞,后來幾乎是一騎絕塵,因為規模優勢形成后,研發投入平攤起來,成本比其他同行更低,所以,其他同行因為研發成本巨大,多半是很利潤微薄或是虧損。但是,國電南瑞卻是因為訂單遙遙領先,所以,是一家同行羨慕妒忌恨的暴利企業。

    對比其他同行的財務報表,國電南瑞可以霸氣的表示,行業龍頭跟普通雜魚就是不一樣。

    當然了,國電南瑞的并不是一開始就牛逼,實際上,主要是中國經濟崛起,各種細分市場紛紛崛起之后,吃到某個行業風口蛋糕的幸運者。

    國內的國家電網從90年代開始逐步實現自動化、智能化。這一塊領域,在80年代,國內還是靠抄電表和人工發現故障,解決問題的效率和速度很慢,所以,以前經常停電。除了因為發電不夠用之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電網不夠自動化智能化,出了故障之后,排查檢修需要的時間太長了。

    但是電網電力一輪輪的投資和技術改造后,系統逐漸自動化智能化,普通人能看到的,大概就是電表跟以前不一樣了,換成了不用抄電表的智能電表了。實際上,整個電網系統而言,不僅僅是換了電表那么簡單,而是,采用了大量的芯片、傳感器、軟件程序和互聯網技術,不斷的改造電網。使得其穩定性極大的提高。發現電網故障和解決故障的效率,跟以前比也是判若云泥。

    后世的中國電網技術,可以說是全世界電網的模范,尤其是,人口眾多和領土遼闊的中大型國家和地區,想要用到性價比最高的先進電網技術,也只能選中國的技術方案。這方面,中國電網和電工的標準,一度強大到,美國的電網電工行業,英文有時候會不好使,需要講中文來進行技術溝通。因為,大量的中國技術工人活躍在各國的電網和電力相關的設備的維護市場,各種電力相關的設備,說明書雖然是中英文都有,但是,中文說明書絕對比英文說明書寫的更清楚明白。

    當然了,那是21世紀的中國,是國家電網投入了海量的資金,持續一輪又一輪進行電網改造升級,人類史上短期內工程最密集,工程量也是最大的中國電網改造,培養出了比其他國家電網電工人才總和還要多的專業人才。培養出來的人才,不僅僅服務自己國家,甚至,在全世界電網領域,也是絕對的權威。論解決電網和電力問題,其他國家電工如果表示自己很專業,中國的電工會當對方是講笑話……

    當然了,94年的中國,還未能做到后世那樣穩定的供應電力,瘋狂的玩弄電網,標準一再升級之后的結果。沒有海量的訂單和項目,中國電網行業的經驗值,也不至于那么快速的升級到遙遙領先的程度。

    僅僅是給電網提供自動化、智能化芯片的,后來就是一塊幾百億的大市場。龍頭企業國電南瑞,也是從一家默默無聞的小公司,受益于國家電網一年又一年的投入,僅吃了一小部分芯片、儀表之類的小市場,就做到年收入100多億元,而且,毛利率極高,市場訂單確定性也極高。

    就跟華為給國內的電信運營商提供通訊設備的市場訂單一樣,由于是國內自己的企業,所以,這部分的訂單確定性的極高的。

    電網也是一樣,每年大量的投入,絕大部分的訂單,都是輸送給了國內企業,孵化出一大批具備核心技術的細分市場巨頭。

    后世的國電南瑞、國電南自等等電力電網自動化的公司,基本上都是從無到有,一開始技術是很落后,毫無經驗。但是,硬生生靠著國家電網的訂單,逐漸的變成技術上領先的巨頭。

    雖然,這些企業的名氣,不如中國中車、華為之類的明星企業耀眼,但是,在細分市場的龍頭地位,也差不多非常類似。發展軌跡,也是極其類似,都是因為,中國擁有世界最大的電力需求市場,所以,把訂單交給國內企業去做,一批一些很爭氣,所以,先很弱小成長到世界領先。

    跟后世的華為再電信設備市場,需要用到大量的芯片一樣。電力市場的其實,每年也是有大量的芯片需求,在很多工廠對于自動化、智能化很懷疑的時候,電力系統,其實是更早更快積極的應用更多芯片,主動進行自動化和智能化改進的領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