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1章創芯的目標

    ?1994年10月22日,深圳。新創芯公司總部。

    新創芯公司在內存芯片市場燒錢,引起不少的中小股東嚴重不滿,之后,一些中小股東聯名,要求召開臨時董事會議。

    當然,大股東避嫌,不參與投資。其他眾多中小股東聯名的提案獲得通過,新創芯公司不得不召開董事會,跟中小股東代表進行溝通。

    雖然,這些中小股東,僅僅不具備專業性和長遠眼光,更多是刷存在感。但是,作為上市公司,安撫中小股東,還是很重要的。這是形象工程,如果,蠻橫的表示,小股東算個屁,那么……今后在資本市場上,想要融資就難了。

    資本市場,除了要看公司質地之外,還要看形象。

    企業的形象不好,讓中小股東不放心,或許中小股東拿大股東既得利益沒辦法。但是,大股東以后的融資項目,卻是能被中小股東攪黃了。

    簡單說,上市公司的中小股東,尤其是,以鬧治國的國內中小股東,如果真的聯合起來,成事不足,敗事是有余的。

    臨時董事會上ceo胡偉武陳懇的解釋說道:“新創芯去年12月上市,目前已經接近一年。這一年內,新創芯將募集的資金,基本上用在業務發展上,且各項重大項目,都及時公開披露。作為一家成立9年的企業,我們已經做到世界半導體行業營收第六位,以利潤來衡量,更是僅次于英特爾。增長速度,在全球主流的半導體廠商中,應該算是極快的……由于,芯片行業專業壁壘非常高,不能按傳統的企業管理模式進行管理,更需要管理層和母公司的對于產業戰略的專業性和預見性,需要以長遠和更大格局的眼光來布局。如果我們迎合股東的短期利益的話,為了短期的財務報表上的利潤服務,那么,必然不利于我們長期發展。就如,我們投資內存芯片行業,其實,用的是cpu制程中已經逐步淘汰的1微米制程,將1微米制程的工藝,用來做dram芯片,一次性投入較高的成本,甚至,為了戰略性的擴大市場份額,我們不得不制定比較低的價格。但是,長遠來看,這是很劃算的,畢竟,低價讓利消費者和廠商來促銷內存產品,占領市場的效率,遠遠比廣告營銷之類的手段更有效。”

    “但是,在違背了現代企業,專精于一個領域,聚焦于主營業務,才能更具備競爭優勢。比如,芯片行業的日本公司,基本上,缺乏遠見,看到什么芯片有利潤就做什么芯片,結果,什么都沒做好,現在日本芯片企業,利潤率都是比較低。而英特爾公司卻是果斷砍掉了非核心的業務,比如dram,聚焦于做cpu,所以,在80年代,浴火重生,規模更上一層樓。”一名小股東,顯得很有氣勢的質疑,“新創芯,為什么不能像英特爾那樣,專注于做cpu?英特爾專注于cpu,利潤增長速度不是很快很穩嗎?相對于cpu,內存應該是夕陽產業吧,美國企業在80年代,大量的退出dram市場,就證明了這一塊市場沒前途!”

    “英特爾80年代中期,砍掉了dram項目很聰明嗎?其實……是一項愚蠢的決定,其砍掉了dram項目之后,不到2年時間,dram行業就開始轉暖了。英特爾基本上是行業最悲觀的時候,盲目的割肉砍掉了dram項目。”胡偉武表示說道,“跟英特爾做相反決定的三星公司,則是冒著投產既虧損的風險,全行業虧損的背景下,殺入了dram芯片行業。之后,熬了不到兩年時間,就因為dram市場芯片供不應求,利潤不斷攀升。之后,三星公司大約先期虧損了不到5億美元,收獲了每年營收超過30億美元,在全球半導體行業排前十名以內的子公司。英特爾公司放棄dram芯片市場時,全球dram芯片市場不到30億美元,而十年時間,dram市場規模增長了8倍。假設,英特爾沒有放棄,而是逆勢擴大產能,那么,至少在dram市場不會比三星半導體更差。但是,英特爾卻是自作聰明放棄了,砍掉dram僅是短期節約成本,其實,根本不需要砍,最多兩三年時間,就能扭虧為盈,格魯夫將根本不是包袱的包袱扔掉,額外還花費了幾億美元安置裁掉的dram芯片工廠的員工。這分明是很愚蠢的商業決策,卻僅僅因為,英特爾后來在cpu芯片市場做的不錯,就被認為很偉大的決策!其實,英特爾在cpu市場的風生水起,跟其是否砍掉dram項目,沒有任何關系。”

    隨著胡偉武,直接嘲諷了一番英特爾公司的管理層和***的媒體。

    英特爾是減自己的產能,給dram市場競爭對手貢獻利潤。

    這種割肉割在熊市最后,割掉就是大牛市的做法,居然被英特爾公司的ceo自吹自擂是英明的做法。

    一開始,英特爾自己是相信砍掉dram的對的,并且,認為dram項目砍掉,能更好的做x86芯片。

    但到了90年代之后,英特爾已經后悔了,也想明白了,x86芯片的成功,跟80年代是否砍掉dram項目毫無關系。

    之后,屢次試圖卷土重來,砸了不知道多少資本,試圖重新殺回dram市場,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

    后世,英特爾在dram芯片上無法立足,但卻是跟日本廠商一樣,死死的釘在閃存芯片市場。絕對不會再犯dram市場的錯誤,將蛋糕拱手讓給韓國人。

    新創芯沒必要迷信硅谷的模式,雖然,在純粹技術領域,是不分國籍,技術放在任何一個國家和市場都是準的。但是,管理經驗,卻沒必要照搬,那玩意,成功時,隨便怎么說都是對的。失敗之后,無論做過什么,都是錯的。

    “新創芯有自己的發展路線,我們做芯片設計和制造,并不局限于cpu或其他!這并不意味我們不專業,其實,我們一直在思考,合理的利用手中的資源,給股東賺取利益!就如,內存芯片是使用cpu芯片淘汰的部分設備改造出來的生產線,其實,等于是盤活的資源。而避內存芯片工藝更落后的一些工藝設備,其實,利用得當依然能產生利潤,比如,工業領域,需要大量的工業控制芯片,不少的芯片,對性能要求不高,只要穩定夠用就可以,所以,我們一部分1.5微米、1.2微米的制程工藝,依然可以發揮余熱,在工業領域獲得不菲的市場。甚至,不起眼的遙控器,其實也是要用到芯片的,目前,全世界的家用電器,遙控器需求大量的廉價和可靠的芯片,比如,康佳一年就要向我們預定1000萬顆遙控器芯片,每顆芯片售價8元,也是價值8000萬元大蛋糕,而其他電視機廠商,都用我們的芯片的話,僅這一塊不起眼的市場,就能創造幾億元人民幣的收入……這些蚊子肉,可能很小,但是,每一塊市場,都是有利潤的。半導體芯片市場,在我們眼里是無窮大的市場,并不會自己畫一條線,限制自己的發展。相反,我們認為全面發展,更符合我們的實際情況。”

    胡偉武不斷的解釋,新創芯的長遠發展目標。

    半導體市場其實,并不僅僅是電腦、手機上的電子元件。其實,應用范圍,比普通人想象的更廣闊。

    電腦、手機之類的智能產能,可能對于工藝制程要求更高。

    但是,很多是領域,其實對工藝沒要求,更關鍵的是質量可靠、技術成熟還有就是便宜!價格不能當先進的芯片去賣,而是當普通的工業產品。

    很多的低端工控芯片、遙控器芯片的工藝,幾十年都不需要大幅度升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黑龙江22 5的开奖结果